雷火丰:维权人士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雷火丰:维权人士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更新时间:7/4/2010

原以为2010年的政治气氛不会像之前两年那么紧张,因为2008年是奥运年,而2009年则是各种重要政治日期的汇聚年。2010年虽然有上海世博会的召开,但其政治敏感度并不算很高,除开幕之初和上海当地会受到中共当局的重视之外,其它时候和其它地方并不觉得太重要。

6月13日,中共公安部突然宣布将进行为期七个月的严打,从公安部官方网站发布的新闻看,此次严打的矛头主要对准7种犯罪,暴力犯罪首当其中,不过,在罗列了7种犯罪行为时,结尾的“等”字让人产生很多联想。公安部要严打,何不将所有需要严打的犯罪行为一一列举?一个“等”字明显暗藏着玄机。很多维权人士一开始就猜测,此次严打很可能会将他们纳入打击范围,只是,官方的公开报道不方便提及而已。

果不其然,在公安部部署严打的第二天,也就是6月14日晚上,北京女律师倪玉兰便被警方拘押,随后几天,维权人士苏雨桐、刘德军,维权律师李和平、黎雄兵、李方平等多人均遭到警方的骚扰。其中,多人被警方软禁,刘德军甚至还遭到警方戴黑头套殴打。北京是一国之都,政治敏感程度远比其它地方要高,看到此情此景,其它地方的维权人士并没有想到这竟是一个明显的信号,那就是,打击维权人士是此次严打的重点。

回首上世纪90年代的历次严打,虽然制造出了不计其数的冤假错案,但是,在震慑犯罪方面还是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在当时,各地的黑社会势力虽然已经开始成长,但和官方的勾结并不算太深,那之后,随着经济的发展,官匪一家已经成为了普遍现象,公安部宣布严打后,国内便有评论人士认为此次严打是“雷声大雨点小”,很多黑社会成员将毫发无损,等严打期过后,一切照常。

众所周知,在拆迁、征地、计划生育、城市管理方面,地方官员喜欢利用黑社会对付利益受侵害的民众,而在房地产开发等领域,黑社会则通过官员获得项目。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乡镇一级的基层政府基本上都已经被黑社会所绑架,两者成为了利益共同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在帮拆迁户、失地农民维权的时候,很多维权人士都感受到了官方和黑社会的冲击力。

此次严打已经开始了半个多月,但是,没有一个地方在打击黑社会方面硕果累累;但是在打击维权人士方面却“成绩”不俗。继上述在北京的维权人士受到打击之外,6月28日,民主人士胡石根也遭到北京警方约谈,警察在和他见面时,明确警告他不得和受关注的人士来往。

打击维权人士并不止于北京一地,在胡石根被约谈的同一天下午,四川遂宁维权人士刘贤斌被警方带走,家被查抄,晚上即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此前,刘贤斌已经有过两次坐牢的经历。为了调查刘贤斌,获取刘贤斌的所谓“罪证”,当地警方不仅仅要其妻子到公安局接受询问,而且还到学校对其女儿进行调查。遂宁警方连一个小女孩子都要威胁,可见,这些办案人员的道德品质和办案素质有多么糟糕。

四川维权人士陈卫原是八九民运的学生领袖,后来又与胡石根共组自由民主党,先后两次被判刑7年半,他也是刘贤斌的好朋友。刘贤斌被拘留以后两天,陈卫也遭到遂宁警方的传讯。警方要求陈卫不要关注刘贤斌的事情,不要与刘贤斌的众多追随者联系,不要在境外媒体发布反动言论。可见,中共当局在处理维权人士的时候,早已经习惯了暗箱操作,所以,在抓捕刘贤斌以后,不希望其他维权人士介入。陈卫在面对警方的时候并没有被吓到,而是显得大义凛然和无所畏惧,当即对警方的要求表示拒绝。

刘贤斌被拘留以后,网友在网上迅速建立了数个关注刘贤斌的专题会话组,商讨具体的营救措施。除网络上的关注行动之外,现实生活中,许多网友都赶往遂宁,代理律师也已经在6月30日前往公安局办理会见刘贤斌的手续。如此密集迅速的营救活动使当局坐立不安,除了传讯陈卫之外,遂宁警方还在7月1日上午对《零八宪章》签署人银夏进行了传讯,传讯目的同样也是希望银夏不要参与声援刘贤斌的活动。

截止7月1日晚间,关注刘贤斌的各界人士已有数千人,签名加入“刘贤斌公民关注团”的人数也已经达到340人之多,随着时间的推移,相信数字还会继续上升。恐吓是中共当局对付维权人士的方式之一,虽然多名关注刘贤斌的维权人士被警方恐吓,但营救刘贤斌的行动却照样进行,而且声势越来越大。“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在公民意识已经深深驻足于很多人心中的今天,即使遂宁警方再凶恶,也难阻他人对刘贤斌的关注。

在维权人士当中,女性相对比较安全,但是,河北香河维权人士李金芳却在近段时间倍感压力,在几天前,他还因为被房东要求提前搬家,虽然不清楚这背后的具体原因,但最为可能的是,房东受到了警方的压力才不得已而为之。刚搬进新的出租屋没几天,在7月1日下午,李金芳正在上网时,突然涌进十几个人,其中就包括几名当地派出所的警察。警方对李金芳的家进行了查抄,根据刘莎莎在推特上所发布的消息推算,查抄进行到下午6点半左右才结束,李金芳和她女儿均被警方带走。

李金芳系中国著名民运人士秦永敏的妻子,长期关注国内的维权活动,致力于推进中国人权改善和政治民主化。在平时的生活中,李金芳一向是遵纪守法,没有任何违法举动,正是这样一位善良和正直的女性,却被中共当局视为异类加以打压,足可见得这个统治集团有多么的无法无天和泯灭人性。

从北京警方拘留维权律师倪玉兰到四川遂宁警方拘留维权人士刘贤斌,再到查抄河北维权人士李金芳,足可见得中共公安部的此次严打行动已经把维权人士暗定为重点打击的对象。当下,维权人士所面对的是更为恶劣的政治环境和更为严峻的维权形势。不难预料的是,在这之后,还会有其他维权人士会遭到当局的打压。

李金芳被传讯后,李海、刘沙沙、赵常青、王金波等8位维权人士均勇敢地前往她家,准备对其进行声援,再现了刘贤斌被拘后的悲壮景象。在中共当局严打维权人士的情况下,希望有更多的朋友站出来,积极地声援遭受迫害的维权人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