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之后:刘晓波家被封锁 自发庆祝者被抓

日期 08.10.2010

刘晓波或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传出后,中国政府国保阻止刘晓波妻子刘霞与传媒见面,中国四大门户网站诺奖专题被撤下,带有相关敏感词的短信被过滤,至晚间20时,北京警方已经带走多名参加庆祝活动的中国公民。

刘晓波的家已经被警方封锁

在诺贝尔奖公布前半个小时,德国之声曾打通刘晓波妻子刘霞的电话,她说国保正在和她谈判,但在警方干预下没有透露谈判内容。当和平奖确定归属刘晓波后,德国之声无法拔通她的电话,守候在她家大门外的民主和异议人士莫之许、李海、王金波等人也不得进入。

德国之声采访了前往探访的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夏业良教授,他说:”今天校领导已经警告我,如果晚上参加吃饭庆祝的话,后果你自负。”

夏业良描述了在刘晓波家门外看到的情景:”我刚刚从刘霞的大门口回到家,本来有警车要护送,是被我们学校领导护送回来的,我今天到刘霞家大门前的时候,场面很大,有好几百人,警车很多,还有很多便衣,外国媒体非常多,有二十几台摄像机,我一直和刘霞联系但没有联系上,我多次和警察协商,但他们不允许我进入,刘霞也无法出来。现场有一些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观望的人群,也有一些了解这件事情和支持刘晓波的人,现场有几位女士在喊口号”民主万岁””自由万岁”等。”

夏教授还说:”今天晚上已经有推友被抓入派出所了,难道吃饭庆祝有什么事吗?推友们(指Twitter微博网友)为庆祝诺奖提前预定的两个吃饭地点全部被封,被迫转移,第三个地点也转移了,本来打算要吃饭庆祝的连地方也没有了,还有一部分朋友是到郊外放鞭炮去了。”

多名参与庆祝活动的北京公民被抓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北京的很多公民在Twitter微博上,发起”饭醉”庆祝活动。

正当北京的知名法律学者许志永、纪录片导演何杨、公民报道者天天、小路、维权人士王荔蕻、吴淦、包龙军等相约进入一家酒楼时,警方将他们分别带入北京和平里派出所、景山派出所问话。

被带入景山派出所的王荔蕻对德国之声介绍说:”晓波获奖,我们特别高兴,就相约吃饭庆祝,刚一进饭店,就进来几名警察,我们还以为是国保来监督的,哪知冲进来四五十名警察,我们要查看他们的证件,他们不由分说非常粗暴的把我们带到派出所,没有说任何事由,就是要我们配合,现在我们参加”饭醉”的人,有在北新桥派出所的,有在和平里派出所的,又把我和天天带入了景山派出所,但许志永和何杨的下落还不知道。”

中国媒体静悄悄

10月8日上午,中国网民惊异的发现,中国的四大门户网站关于诺贝尔奖的专题一律消失。据中国网络消息人士透露,和平奖开奖在即,中宣部发出指令:有关诺贝尔奖,各网站不要制作新闻专题,已有的专题一律撤除。目前,中国四大门户网站上昨天还在首页的”诺奖专题”全部消失。来自多家西方媒体报道说和平奖热门人选刘晓波所在的锦州监狱多辆警备车辆出入。

网友看到此情此景,纷纷发帖:”看到各门户网站的诺贝尔专题纷纷挂掉,我就知道中国人终于得了个诺贝尔奖。”

和平奖花落刘晓波后,中国最早的公民报道者之一”佐拉”在Twitter上发布微博说,经测试,中国移动的手机之间发短信”刘晓波得了和平奖测试”被消失。

其后多名中国网民纷纷上传测试结果:

“编辑短信把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发给朋友,一直发送失败。把名字写成汉语拼音才算成功。”

“经实测中国移动短信中含”刘晓波”三字不能发。”

“北京移动,北京联通,浙江移动,广东移动,统统必须要改成英文才能发送刘晓波获奖短信!”

当刘晓波的名字,在全世界媒体的头版上闪耀时,唯有中国媒体,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网络媒体,一片静悄悄。

他们怕什么?

对中国政府与民间社会对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冰火两重天的态度,夏业良教授评论道:”我觉得中国政府过度紧张了,中国人得诺贝尔奖是个好事,那么多年期盼得诺奖,这次获得了为什么如临大敌呢,这说明他们内心很虚弱很恐惧,到底恐惧什么呢!这是疯狂的做法,以前都没有过这么疯狂的做法。”

谈到对这个奖的意义,夏教授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首先对持不同政见者,对追求自由的民主宪政和法制的所有人都是一种精神上的鼓舞和激励,也是国际社会上对追求这种价值的一种努力的认可,我想老百姓可能首先要好奇的了解,为什么中国人获得了诺奖和平奖?获奖这个到底是谁?他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能够获奖?”零八宪章”是什么?到底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我觉得会有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对这些感兴趣,我觉得这是一个最好的普及一些基础价值,共同理念的好时机,我相信诺奖的正面的、深远的影响会使得中国争取自由、宪政民主、法制的事业能够得到更加长远的发展。当然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但这次把诺奖和平奖颁给刘晓波,颁给中国的民主自由人士,是雪中送炭的行为,是及时雨。不光是对晓波个人,是对整个”零八宪章”签署的群体及所有中国的争取自由、民主宪政、法制的人都是一个巨大的鼓舞。”

作者:吴雨

责编:叶宣

固定链接 http://dw.de/p/PZl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