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波:由一位妇女想到的中国信仰问题

由一位妇女想到的中国信仰问题

王金波

1998年6月7日我从莒南回临沂,走到洪瑞,上来一位40来岁的妇女,很清瘦,个子也不高,一身朴素的农民打扮。起初她未引起我的注意,我仍旧看着窗外的景色,不理会车内间或传来的聊天声。不一会儿一声清脆的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信耶稣吧,信耶稣能够得救!”我循声看去,原来说话的就是那位妇女。她正同旁边一位妇女交谈。这时上来了一位不到30岁的少妇,怀里抱着一个婴儿。车内座位已满,人们无动于衷,可这位信耶稣的妇女却起身给少妇让座。这位妇女继续同刚才那位妇女谈话,后来又同刚上来的少妇谈话,劝她们也信耶稣。我身边一位60来岁的老太太大声问了一句:“你在耶稣吗?”妇女从前面走到后面,站在老太太身边说:“我在耶稣。”又同老太太谈了会儿。老太太要她唱首耶稣歌──我想可能就是赞美诗吧──,这位女基督徒用并不优美、但却极虔诚的嗓音唱了一会儿。

此后的几天,我一直在想着这位女基督徒的虔诚的心态。虔诚至此,有多少人对自己的信仰能这样呢?

当今的中国,已出现严重的信仰危机。官方所强行灌输的共产主义信仰,早已被民众扔到了历史的垃圾堆。很难想象,你会发现身边有人对共产主义笃信不疑(垂髫少年和耄耋老者除外)。若有这样的人,你会怀疑他是否生活在90年代。这是一种基本的事实,即:已经几乎无人再信仰官方规定的信仰──共产主义。那么,是不是人们已找到了新的信仰呢?重新找到了新的信仰的人,是有的,但仍是少数。就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目前的实际情况是:没有信仰。

而这便是一个最危险的信号:没有信仰的民族是最没有希望的民族。一个民族如果连信仰都没有了,它还有什么呢?

那么,为什么中国会出现这种状况呢?

首先,共产主义作为极权主义的一种实现形式,它的意识形态完全是为其统治者──共产党──的上层独裁者服务的。它的利益与民众的利益格格不入,因此,民众是不可能真正信仰它的。

其次,共产主义是共产党向民众强行灌输的,而不是如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那样,是在民众中自发传播的。它没有生长的天然土壤,因此,它从来就不会在民众中生根、发芽、开花。

再次,作为政治服务的工具,共产主义与民众的实际生活没有任何实际指导意义。因为,民众完全被排斥在政治权力之外,对政治没有任何发言权,所以,民众觉得它完全脱离了自己的实际生活。

第四,共产主义是一种完全排他的政治信仰,不仅不允许其他政治和宗教信仰同它公平竞争,而且对它们一直排斥、打击、镇压、迫害,迫使人们很少有机会真正公开持有其他信仰。

第五,民众对共产主义制度的种种恶行心有余悸,打心眼里希望远离共产主义政治,早就对它产生了望而生畏、敬而远之的疏远感,又怎么会去信仰它呢?

第六,近20年来共产党的贪污腐败尤为民众所深恶痛绝,以致有的农民在接受《焦点访谈》记者采访时说出这样的话:“我不知道共产党是什么东西。我只知道乡长以上的干部统统应该枪毙。”对于这样一个腐败透顶的政权所强行灌输的信仰,民众能不反感吗?

第七,共产党专制腐败的状况使整个社会物欲横流、道德沦丧,不少人只知不择手段地弄钱,很少有人注意道德问题。人们抛弃了对共产主义假大空的信仰后,转而信仰金钱拜物教。不少人把对金钱的追求作为自己唯一的信仰。

最后,共产主义在全世界的没落使民众领悟到,共产主义已是日薄西山、穷途末路。它蹦(足达)不了几天了,因而有意识地去疏远它。

现在正是中国的信仰出现断层的时机,五花八门的各种信仰乘虚而入,其中多为健康的宗教。其中,基督教正在全国进一步普及,且正向高文化层次的方向发展。

什么时候人们能象那位坐车的妇女一样随处虔诚地积极宣扬自己的信仰并身体力行、主动给予别人以帮助,那么中国就得救了,因为中国人终于重新找到了自己的信仰和道德,也就找到了民族的出路。

1998年6月17日,山东临沂

【作者注】

写本文时我尚未参加民运。整理时略有改动。

2005年7月14日,山东莒南

《民主论坛》2005年8月11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