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波:分娩、阵痛与改革

分娩、阵痛与改革

王金波

母亲分娩是极其痛苦的。那么,为了免受这短暂的痛苦,是否她就不生孩子了呢?大家知道,主动不生孩子的情况极少。道理很简单,短暂的痛苦换来的是一个新生命,而这正是母亲未来希望的所在。

有人就以改革过快可能会导致改革失控、发展中断、民心不稳、社会动荡为由,千方百计阻挠改革的深化。他们说,改革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们必须在党的领导下,经过反复论证,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而绝不能快了。这表面上听起来冠冕堂皇的说法,实际上是个谬论,其目的是企图逃避改革、阻挠改革。他们的借口无非是一个“乱”字,以为快了就会乱,就会给社会造成大的震荡,因而不能快。也就是说,不能有动手术的阵痛,只能慢慢疗养。

其实,对于一个浑身长满毒瘤的病人来说,不动手术,不经过开刀的阵痛,是不能治好的,慢慢下去只会全身都烂掉。只有经过短暂的阵痛,才能还他一个健康的体魄。改革如同分娩,没有母亲短暂的阵痛,就没有新生命的诞生,改革可能引起的暂时的社会动荡是正常的,只要不出现大规模的暴力活动,就应尽可能加速改革进程。

那些思想守旧的人常常援引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后出现的短暂的动荡的例子,来说明它们走的路子是错的,它们不应走资本主义道路,不应放弃共产党的领导,等等。是的,我承认,东欧苏联在民主转型的过程中的确付出了一定的代价,并且在头几年民众的生活水平有所下降,但几年之后,这些新生的民主国家大都步入了经济快速发展的阶段,而且真正获得了可持续发展的保障和动力。

对于浑身长满毒瘤的病人来说,只有割掉毒瘤,才能从根本上还他健康。对于浑身长满毒瘤的共产党政权来说,只有结束一党专制、建立民主制度,才能从根本上实现社会稳定、国泰民安。而这个过程中伴随着的分娩式的阵痛,恰恰是完全正常、必不可少的。

1998年6月18日,山东临沂

【作者注】

写本文时我尚未参加民运。整理时略有改动。

2005年7月9日,山东莒南

《大纪元》2005年12月5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