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波:我们为什么要批评中共?

我们为什么要批评中共?

王金波

我们每个人肯定都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你的熟人或一面之交的陌路人,指责中国社会不公、共产党专制腐败。对于这种指责,肯定会有人进行反指责:美国社会也有不公正的现象,国民党统治大陆时也是专制腐败的。

是的,我丝毫不想否认美国社会也有不公正的现象,国民党在中国大陆的统治也是专制腐败的。但问题是:我们是中国公民还是美国公民?我们是在共产党的统治下还是在国民党的统治下?

我们知道,任何一个国家都需要反对党和独立人士对政府及其执政党的错误和社会不公问题进行揭露和批评。在美国,民主党执政时,共和党和其他政党、独立人士会全力揭露和批评政府和民主党的错误、社会不公问题;反之亦然。在1949年以前的中国,执政党国民党受到广大政治反对派(包括中共在内)的强烈批评。现在的台湾,执政的国民党受到民进党、新党等反对党和独立人士的强烈批评。在目前的中国大陆,执政的共产党……?

毋庸讳言,目前对中共的批评,是来自全方位的;其中最具系统性和理论性的,是我们这些政治反对派(反对党)。我们为什么要批评中共?为什么要批评中国大陆的社会不公问题?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我们的身分和任务。我们的身分是什么?我们是在野的政治反对派(反对党)。反对党的任务是什么?反对党的任务主要是监督批评执政党,对社会不公问题进行揭露和批评。

也许有人说了,即使是反对党,也应客观公正地评价执政党,对执政党进行适当的赞扬。对这种说法,我不敢完全苟同。因为我认为,由于社会分工的不同,每一个利益集团(包括执政党、反对党和其他一切利益集团、独立人士)所扮演的角色和起的作用不同,任何一个单独的利益集团均不可能对任何一件事物单独作出客观公正的评价;而必须由各方面的利益集团各自作出评价,然后加以综合考虑才能得出较为客观公正的评价。执政党有权利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护,反对党的主要任务则是监督批评执政党。就如中共的纪检监察机构一样,这不是在“挖社会主义墙脚”,而是分工不同、同样“为社会主义添砖加瓦”。实际上,反对党在批评执政党的同时,并不排除对执政党某些领导人及行为的赞扬。君不见西方民主国家某位政治领导人卸任或去世后,其多年甚至终生的反对派领导人却给予其高度的评价?

从国家的起源来看,国家是民众让渡出一部分自然权利后产生的,设立政府的唯一目的是为民众谋福利。所以,政府“做好事”是其份内的义务,民众没有必要进行歌功颂德;而政府“做坏事”则需要民众的批评谴责甚至撤销对其的支持直至推翻它而另立新的政府。从这个角度讲,民间社会(目前主要通过反对党)对政府(目前主要指执政党)只有监督批评的权利而无歌功颂德的义务。

其次,我们必须明确我们是哪个国家(地区)的公民。我们是中国大陆的公民,而不是美国或台湾的公民。我们是把自己所天然拥有的一部分权利让渡给了中国大陆的共产党政府,而不是美国政府或台湾的国民党政府。所以,我们所监督批评的首先且主要是中国大陆的政府及中共,而不是美国政府及其执政党或台湾政府及国民党。

再次,政府及其执政党只有在强有力的监督批评下才能少犯错误,社会也只有在强有力的批评下才能永葆活力长足进步。社会的任何一个进步,均是在批评下取得的。

最后,中共对自己及其统治下的中国大陆的歌功颂德已到了无耻下流的地步,中共和中国大陆目前尤其需要的是批评而远非是赞扬。

当然,如果有人嫌中共对自己和中国大陆的歌功颂德、对美国和国民党的批评还不够的话,那么他尽可以继续为中共和中国大陆歌功颂德,继续批评美国和国民党。不过我想提醒他一句,他最好是去美国或台湾当政治反对派,一则与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截然不同的是,那儿的政治反对派完全合法,任何人均有权毫无顾忌地批评政府及其执政党的错误和社会不公问题,省得在中国大陆一不留神批评口吻与“党中央”不能保持完全一致而招横祸,二则在中国大陆批评美国和国民党似有隔靴搔痒之感,解决不了美国和台湾甚至中共和中国大陆的实际问题。

2000年2月19日,山东莒南

【作者注】

本文摘自致张铭山的信。

2005年7月23日,山东莒南

http://www.asiademo.org/read.php?charcode=GB2312&id=47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