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波:老而弥坚——记范子良老先生

老而弥坚——记范子良老先生

王金波

范子良老先生失去自由4个月了。

我是1999年4月认识范老先生的。从此,我们结为忘年交。他是浙江省湖州市菱湖镇人,原为上海铁路局职工,在上海工作多年,认识了上海的异议人士,后来又逐渐认识了其他地方的一些异议人士。他退休后回到菱湖,借钱买下一套房子,与儿子一家及八旬岳母挤在一起。

范老先生近几年一直在做一件几乎无人能做到的事情:他先是用孙女玩的劣质录音机录下《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等媒体的有关节目,然后一遍遍地听,将广播稿整理出来,每篇稿子抄几十份,最后寄给外地的朋友。由于警方经常在白天光顾,有时甚至抄家,他不得不开夜车,常常累得不知不觉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其实,范老先生的经济状况是非常糟糕的。为了还债,他的夫人不得不在外面打工。儿子范峰下岗了,工作也不好找。他自己的退休工资,除一部分用于还债外,都用在了写信和打电话上。信封、信纸和邮票都要买,而且每月都要十几封、甚至2、30封,加上有时因对方收不到平信而不得不多花2元钱改用挂号信。这便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有时,他还要打电话,都是长途。两个女儿为了与老人联系方便,出钱让他安电话,可他却“挪用公款”用在了寄信上。

正因为没有电话,所以跟他联系很不方便。今年1月中旬的一天晚上,王有才的夫人胡江霞打来电话,说浙江有5人被警方传唤,其中没有在致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和政府机构的28人联名信上签名的范老先生未获释。我想进一步了解情况,却无法跟他的亲人及时取得联系。过了两天,范老先生的夫人打来电话,证实范老先生已被拘留,并说警方已透露,只要范老先生“改了”就给他这最后一次机会。

2月,我去外地找工作,被扣3天后获释。回到家里,父亲说:浙江“lenhu”一位杨女士打过电话。我马上猜到可能是范老先生的夫人杨明彩女士。后来传来范老先生被判两年劳教的消息,而且他因身体健康状况极为恶劣,曾遭狱方拒绝接收。但警方竟惨无人道地拒绝将他接回。另据悉,范老先生是在拒绝悔“罪”的情况下被劳教的。

范老先生是赞同思想启蒙的。他曾在一封信中谈到,当前中国尤其需要启蒙。其实,他所做的一切便是对传播思想、启蒙民众的极具价值和意义的贡献。

范老先生已经63岁了。但他争取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的一颗执著的心,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加坚定。

愿所有关心中国人权状况的人们,都来关心一下范子良老先生。

(因警方一直对我盯得很紧,故虽早就想写点关于范子良老先生的文章,却至今才写成。)

2001年5月4日,山东莒南

【注】

本文写完5天后我即失去自由4年多。整理时略有改动。

2005年6月1日,山东莒南

《民主论坛》2005年8月4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