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波:警察终于来找我了

警察终于来找我了

王金波

自5月23日获释回家,警察从未主动找过我。我回家几天之后,因为发现监狱给我开的户口迁移证明上把我的原户籍所在地写成了莒南县十字路镇东良店村,而我被捕前户籍在临沂市兰山区临西一路244号,所以我就想打电话找一下警察。我从来电显示上看到一个手机号码,当时正是这个时间我在村西加油站山东省监狱的警车里看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马宗涛给我家里打电话,所以我以为这个号码是马宗涛的。我打过去,接电话的是村主任。原来那天马宗涛用的是村主任的手机。过了两天马宗涛来我家,我告诉他户口迁移证明弄错了,问问他怎么办,他说去市局吧,他们会给解决的。几天后我去临沂把户口迁移证明给了临沂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支队长王政,他答应给我落回原处。8月初我在县城碰到马宗涛,他说户口已落下。此后警方一直未找过我,我也未跟他们见面。

但是昨天,他们终于主动来找我了。

上午我在屋里,看到村里的一个人来了。这人在村委里,我想可能是村里的事,就未出去。父亲当时不在家,是母亲跟他讲了几句。那人走后我才知他是为我的事来的,说公安局的警察来找我,让我去村委。母亲说不去,他们想来就到我们家里来,不想来就算了。一会儿他们来了。

这两个人中一个是马宗涛,自6年前开始打交道,比我还小1岁。另一个年龄要大,我第一次见,马宗涛介绍说这是县局国保的刘大队长——后来我从网上查到他应该叫刘希鹏。先是寒暄几句,劝我好好养养身体,以后出去找份工作,别老是在家里闷着。后来他们问我是否参加了青岛姜福祯搞的关于政治庇护的签名。我说我参加的签名多了,记不清了,反正只要是以个人名义搞的人权签名我都可以参加。他们又说网上也有你的消息,你就整天在家上网?我说是呀,我在网上看到有关签名也会主动签上的。他们又说跟法轮功掺和什么,还搞退团,你多大年龄了,早不是团员了。我说这只是表明一种态度,我早就不信共产主义了,但共产主义毕竟给中国、给人类带来无穷的灾难,声明一下还是必要的。马宗涛还提醒我说“你还有两年的……”“剥权期”3个字他未讲,但我明白,重申我不管那么多,我不认罪,我还要申诉,还要控告。李太山打了我,我向你们报了案,你们为什么至今不向我这个受害人、当事人、报案人、控告人了解情况,连个笔录都不作?他们说不是你当时违反狱规了吗?我说我当时并未违反狱规,话又说回来,我就是杀了人,他李太山就有权力打我了?他们无话可讲,只好顾左右而言他,说反正我们只是提醒你一下,这样对你不好。我说我从来没有违法犯罪,我这样做对我有什么不好?他们说你还以为坐牢光荣啊?我说对呀,我一直对所有的人讲,我坐共产党的牢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龚品梅你们知道吧,不就坐了共产党40年的牢吗?他们说你还准备献身呀,我说是呀,我就是要献身。他们说那你太不值得了。我说那你说杨开慧死了值得不?刘胡兰死了值得不?你们要说我不值得,得首先承认杨开慧、刘胡兰不值得。最后他们说,我们也不多说了,反正是市局打电话来让我们来问问,我们只是劝你养养身子找份工作成个家。后来他们就走了。

我知道,今后我还要经常跟他们打交道——他们今天就明确讲了,“按说我们得经常来看看你”。那么,我就跟他们把交道打下去吧。但是,他们也得作好准备,如果太过分了,我也不会答应——我随时做好这个准备:就是死了,也给他们惹一身骚。

2005年10月15日,山东莒南

《民主通讯》,2005年10月15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