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波:由关于扎卡维的报道看中国政府的阴暗心理

由关于扎卡维的报道看中国政府的阴暗心理

王金波

昨天BBC报道了一条消息:扎卡维家族成员宣布与其断绝关系。消息称,这57名扎卡维家族成员“均属于在伊拉克较有影响的贝都因人的一支”,他们“谴责自称是扎卡维的人策划的恐怖袭击,我们作为这个家族的成员,与他断绝关系。”原来,“有56人在11月9日约旦安曼的酒店爆炸中丧生,300人受伤,其中大多数人当时正在参加一个婚礼。”

扎卡维何许人也?两年前美英等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并推翻萨达姆政权,激起了一些阿拉伯人的不满,其中包括一些恐怖组织。在这些恐怖组织当中,伊拉克“圣战”“基地”组织最为活跃,制造的恐怖事件也最多。其领导人阿布·扎卡维是约旦人,不仅其影响有超过恐怖大亨本·拉登的趋势,而且前几天入围《时代周刊》2005年度人物提名(据新华网)。

对于这样一个魔头,爱好和平的人们莫不恨之入骨。就连他的祖国——约旦,18日也“有近10万人走上街头,表达对酒店爆炸案的愤怒”。可以说,扎卡维早已成为人类公敌。

那么,关于扎卡维,中国媒体是如何报道的?

同样是在昨天,中国官方新华网上倒是有一条扎卡维的消息(由中新网援引自美联社),但既不是其家族成员宣布与其断绝关系,也不是10万约旦人愤怒声讨扎卡维,而是《前狱友忆扎卡维:智商中等但勇敢,在监狱曾受虐》。仅看这篇消息的标题,就暗示了对扎卡维的同情。而正文的第一句话就指明“扎卡维在押时经常遭到约旦监狱官员的折磨,并曾在监狱‘小号’里呆了半年。”看了这句话,我觉得这是在替扎卡维辩解:“知道我为什么要炸酒店了吗?因为我受到过官方的虐待,所以我要报复官方,报复社会,报复那些麻木不仁的人们!”接下来看,果然如此,狱友竟称扎卡维的邪恶思想为“全新的思想意识”,“扎卡维当时非常安静”,“我当时看不出他的那一面(凶残)”,“他文化不多,智商中等,但非常勇敢。”虽然狱友也提到“凶残”这个贬义词,但用的更多的是“安静”、“坚定”、“勇敢”这几个给人好感的词。

我没有见到美联社的原稿。假如这篇消息的确是美联社发的,那也很正常,因为美国没有“中宣部”,媒体如何报道完全是媒体自己的事,它的新闻稿中既有赞成美国政府的,也有跟美国政府对着干的,甚至有时专门揭露总统的短处——近有克林顿的“拉链门事件”,远有尼克松的“水门事件”。但中国的媒体不一样,上面有各级“宣传机构”把关,甚至兼任中宣部部长的政治局委员(刘云山)上面还有一个主管宣传的政治局常委(李长春)——而在江泽民时代,则是由总书记亲自主管宣传。可见,自己公然承认是“党的喉舌”的新华社(网)代表的完全是中国政府(中共)的观点。就是说,关于扎卡维的消息如何发,是由中国政府决定的,代表了中国政府的观点。那么,在昨天,中国政府觉得最需要让中国民众知道的关于扎卡维的消息,是其“安静”、“坚定”、“勇敢”,而不是众叛亲离和同胞的唾弃!

事实上,扎卡维所在的“基地”恐怖组织,曾资助并训练过“东突”恐怖分子(我不反对中国境内少数民族争取自己的民族自决权,但坚决反对他们使用暴力手段、尤其是用暴力对付平民,因为这已成为恐怖主义)。因此,“基地”组织及其领导人本·拉登、阿布·扎卡维也是全体中国人的敌人。但我想不通的是,中国政府为何在伊拉克问题上总是跟国际社会唱反调,总是暗示美英推翻萨达姆政权是不对的,所以一切反抗美英联军和伊拉克新政府的活动总是引起中国媒体的同情和亢奋。

我想,以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公开宣布“寻求并支持世界各国和各种文化背景下成长的民主运动,寻求并支持民主的制度化,最终的目标是终结世间的任何极权制度”(2005年1月20日布什就职演说),并且已经成功地终结了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和伊拉克萨达姆政权,现在专制国家已处于完全的“守势”,所以中国政府慌了手脚,才冒天下之大不讳,蓄意美化全人类的敌人。但是,这样的日子还长吗?萨达姆就是个例子!

2005年11月22日,山东莒南

《民主论坛》,2005年12月21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