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波:这些人为什么英年早逝?

这些人为什么英年早逝?

王金波

志莲死了。早上我起床没多久,父亲对我说。

我愣了一会儿。

吴志莲是邻居家的女儿,比我大两岁。她是老大,下面一个弟弟,比我大几个月,老三是妹妹,比我小一岁。尽管我们两家不是一个姓,没有任何亲戚关系,但我们两家相处得不错。她兄弟姐妹3人跟我兄妹俩是同龄人,从小一起长大。她跟我们本村的一个小伙子自由恋爱,结婚时我也去送她了——按照风俗,送新娘子的一般是本家族的老少爷们,而我是其中惟一一个外姓人。

志莲从小体弱多病,个子又矮,非常瘦,但一直没仔细检查。前两个月去临沂住院,检查得知是心脏病。但医院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认为手术成功的可能性只有10%,不敢做手术,一个星期前不得不出院回家。她父母去年搬家到一百多米远的地方,但有时仍来我家串门。十几天前,她还在临沂住院,她母亲来找我母亲玩,说起她的事情来直流眼泪。谁也想不到,今天她竟走完了短短35周岁的生命。

她有一个10岁的女儿丽丽,两三个星期前想妈妈了,去了一趟临沂。晚上没地方睡,就去了她二姨家(志莲的妹夫在临沂附近一个乡镇工作,全家住在那里)。志莲的母亲说,丽丽从家里去县城花两块钱,从县城到临沂花13块钱,从临沂到那个乡镇又花几块钱,一来一回花了近40块钱。

跟我们这里大多数农村家庭一样,志莲和她的父母家的经济状况不好。2001年5月9日是我失去自由的日子。那天早上6点40左右,莒南县公安局的3 名警察来找我声称“了解点情况”,我们离开我家的时候,志莲的母亲和兄弟媳妇正在我们门前用模子做煤球,一个警察说了一句:“费这个事干嘛,买煤球多省事。”我说:“农村里哪有那么多钱,这不是为了省一点钱嘛。”

是的,警察根本不了解,跟绝大多数农民一样,为了省钱,志莲一直不愿去医院检查。这次病情加重了才不得不住院,但检查出结果来时病情已到晚期,没法治了。

我又想起几天前去世的年仅41岁的王洪民先生。

一个多月前hongmin开始经常出现在MSN上,我不知这是谁,但不仔细看老是把它当成hongnian(济南车宏年先生)。大约十几天前,我忍不住邀请hongmin开始即时消息对话,我才知他叫王洪民,在河南鹤壁,比我大8岁。我说了几个河南异议人士的名字,他都不认识。加上他整天出现在网上,跟我的对话很慢也很简短,一副爱答理不答理的样子,所以我以为他从事媒体之类的文字工作,跟我们这种坐过牢的人不愿有太多的联系,我也就未跟他多讲。

但我想不到的是,几天前我打开博讯网页,顶部赫然出现“关于沉痛哀悼王洪民先生的讣告”的字样,我吃了一惊,心想我刚认识一个王洪民,该不会是他吧?我就匆匆忙忙点击这条消息。但这次不知为何老是打不开,于是我把代理服务器先关掉又重新打开,终于看到了公民维权网的讣告内容,果然是他!

难怪他为何打字慢!而且,他有那么不平凡的经历!

我又想起了3个月前去世的年仅49岁的杨春光先生,5个月前去世的年仅43岁的陈延忠先生,3年前去世的年仅35岁的蒲勇先生,5年前去世的年仅49岁的安福兴先生,5年前去世的年仅50多岁的王在京先生,还有去年去世的邵良臣先生、14年前去世的温杰先生……

这是为什么?这些人为什么英年早逝?

2005年12月3日,山东莒南

《民主通讯》,2005年12月3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