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钧、王金波:祭孙先生中山陵

祭孙先生中山陵

颜钧、王金波

中山先生逝世已经八十年了。我们在这里祭奠死者,所追求的当然不仅仅是一种仪式。我们想问,中华民族是否能够告慰先生的亡灵?

清廷无道,退不能澄清吏治,革除腐烂;进不能变法立宪,救亡自新。先生始则怀荦荦之心,上书大吏;继以倡言革命,欲令满清明白我民族不甘屈辱,追求自由、幸福之决心。惜乎清廷不自爱,终致十月十日之枪声。

帝制既覆,共和初立,先生遂解甲南方。其后应约,欲以布衣之身,而聚民族才俊,筑铁路百万。惜乎世凯刺杀党魁,淫心初乖,先生洞察,再举义旗,然不被同辈理解,被迫亡命他乡。随后世凯强奸国会,僭号称命,终致举国共诛。

痛定思痛,先生既察我民族衰弱之根源,在于信仰之缺失,则知自由之路,遽非一夕可定。乃定意终“军政”、启“训政”、奔“宪政”。可叹数载苦心栽培,炯明一朝羽翼丰满,假“自治、联邦”之名,行“分裂、称霸一方”之实,炮轰居所,先生及身怀六甲之夫人险遭殒灭。

黄埔军起,所向望风披靡。先生不忍见民众多罹兵燹,抱病北上,深入虎穴,以赤子之心,抚慰熊罴之灵,欲令其忏悔:谋国然后谋家,利民然后利己!

遗训曰:“和平、奋斗、救中国。”先生领导了革命,但是从来不以炫耀暴力为手段,故后辈能够理解先生决不放弃自卫权的衷曲;先生也曾经追逐权力,但是从来不以权力为目的,故能为后代子孙所景仰。先生重申的,是中华民族不可销灭的精神。

中山先生,《临时约法》之精神能够照耀中华!您的灵魂能够在天堂安息!

值《世界人权宣言》发表57周年之际,无党派自由人士颜钧、王金波祭。

2005年12月10日

《博讯》,2005年12月13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