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波:赵紫阳先生周年祭

赵紫阳先生周年祭

王金波

赵紫阳先生仙逝一年矣!

去年的1月17日,山东省监狱的几个住在北楼的监区搬到了新楼,所以那几天没看成电视,甚至《济南日报》也是在19日才看到。而当我在报纸上看到赵紫阳逝世的消息后,吃了一惊。没想到啊,赵紫阳这么快就离开了我们!

在我刚刚有能力听广播、看报纸的时候,赵紫阳就已名列最高级别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了──1980年代上半期,他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国务院总理。当然,此时的我对政治是一点概念都没有的,我仅仅是因为听和见得多了他的名字才有印象的。

1987年1月,胡耀邦先生被迫辞职,我模模糊糊地对他有同情感,因此也模模糊糊地对取而代之的赵紫阳有不好的印象。但我毕竟太小,并未继续注意这些事情。

1988年,我从台湾《中央广播电台》的节目中听说赵紫阳似乎跟其他中共高层官员存在分歧,尤其是在对待《河殇》的态度方面。根据媒体对《河殇》的介绍,我觉得这个电视系列片很好,所以赵紫阳是属于“改革派”的,我对他的印象开始好起来。

1989年春,一个父亲担任某厂厂长的同学拿了一本《党员文摘》杂志(好象是重庆出的,薄薄的)到学校,里面有《河殇》解说词全文,我看了之后极度震惊,就专门买了一个笔记本,花了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利用课余和自习时间把解说词全文抄完。此后,我看过无数次解说词,越看越觉得里面讲的道理是对的。后来我一直有“全盘西化”的倾向,应该说与此有很大关系。

4月15日胡耀邦逝世,此后我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现实生活中。但这期间,总起来讲我对赵紫阳的一些行动的意义是看不懂的,毕竟我不到17岁。当然,在后期,我从外电中听说了赵紫阳在对待学生的态度方面跟李鹏等人是不同的。直到戒严令下,赵紫阳不再露面,我对他陡生好感。6月24日中共13届4中全会公报发表,我对赵紫阳的态度彻底转变过来。

而就在得到赵紫阳被免职的消息的第二天,中午放学后我去新华书店买了一本《赵紫阳──从地方干部到总理》。我还记得很清楚,那位女营业员用很不理解的眼光看了我好大一会儿。其实原来我早就见过这本书,但因为我的生活费很紧张,所以尽管戒严令一下我就想买但一直没舍得。这本书是个外国记者写的,从赵紫阳18岁担任中共滑县县委书记开始,写到赵紫阳出任总理之初。作者的参考文献主要是中共官方的公开资料。当然,现在看来,这本书的价值并不大,因为当时赵紫阳尚未表现出他的伟大人格。总起来讲,这本书仅能算是一个中共最高级别官员的详细履历而已。还有一点,在当时的条件下,我接触不到其他资料。我出狱后还曾见过这本书,可最近我找了好几次也没找到。

说到这里,我倒是想说明一个观点,那就是针对当前的退党大潮的。

首先说明,我对退党大潮是支持的。不仅如此,我还公开接受采访,公开声明退团、退队。而且,在我出狱后警方唯一一次找我的谈话中,这是一个重点。但我的态度很明确:我就是要公开声明,因为我认为共产党给中国、给人类带来无穷灾难,当年我是受了它的欺骗,所以我要公开声明退出,并且希望更多的人退出。

其次我想说的是,退党并不适合所有的人。对于有些人来说,留在共产党内可能比退党起的作用更大。这种例子太多了,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胡耀邦、赵紫阳、李慎之、顾准都是。虽然条件有所变化,但中共党内如果仍有类似的人大量存在,则是大幸。

事实上,跟戈尔巴乔夫、叶利钦不同的是,胡耀邦、赵紫阳至死仍为共产党员。这些是政治家。其他领域的人们,顾准、李慎之也是至死仍保留共产党员的身份。其中赵紫阳、李慎之死得晚,技术条件达到了,所以人们设立了网上灵堂。仔细看一看,国内近些年来也有一些异议人士(民运人士、持不同政见者)去世(且大多为英年早逝),但是人们有没有给他们设立网上灵堂?也许是我孤陋寡闻,我没听说。所以,当有人认为李慎之晚年没有退出共产党是一大缺憾时,我觉得这种观点未免偏颇了一些。我们这些所谓的异议人士(民运人士、持不同政见者),有几个能起到赵紫阳或李慎之的作用?即使有,也是极个别的。留在共产党内(或者说留在共产党的体制内)能够起到我们这些所谓的体制外的人们起不到的作用,那么,他们还是留在共产党内为好。

回到赵紫阳的话题。

“六四”后,赵紫阳一直被软禁。但我基本没有机会听说他的消息。1995我年买了10波段短波收音机开始收听外电后,开始偶尔听到赵紫阳的消息。但也基本是他被软禁的消息,或者给中共中央或江泽民写了封信,或者到哪个省旅游。我还听说他的女儿姓王,不知为何。1997年中共15大前,风传江泽民想请赵紫阳出山,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中央特派员之类的职务,赵紫阳则提出出山的一个条件:为“六四”平反。江泽民自然不答应,所以赵紫阳也就继续被软禁。当然,这些只是我从外电中了解到的,到底是否如此,我并不知道。

1998年和1999年,又两次传出赵紫阳过80大寿(先是虚岁、后是周岁)的消息,再次给中共中央和江泽民写信要求为“六四”平反。

再后来,就是赵紫阳逝世的消息了。当然,我在监狱里压根不知道国内外对此的强烈反应。而人们对此事的强烈反应,正说明了赵紫阳的人格魅力,因为赵紫阳宁愿失去15年半的人身自由,也要坚持自己的理念。

跟我这种人不同,赵紫阳他们本来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政治或社会地位,然后又失去了。赵紫阳已经担任执政党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鲍彤、林牧等人曾担任部级或副部级高官。方励之等人级别稍低,但大概也是“高干”。至于基层的,更是不计其数,比如郭少坤等人。我对这些人尤其充满了敬意,因为他们先是失去正的,然后又变成负的。这里存在一个一反一正的对比的问题。而我这种从未进入所谓“体制内”的人,本来就是零,后来的遭遇只是负,不存在一反一正的对比。所以,赵紫阳他们这些人更为难得。

今后中共内部还会不会出现一个赵紫阳式的人物?我认为,基本不可能。这主要是因为中共已经吸取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胡耀邦、赵紫阳的教训,严格防止类似人物出现。还有就是跟1980年代不同的是,现在面对亘古未有的社会不公问题,各种社会矛盾已比当年严重不知多少倍,中共既得利益集团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已经不择手段,甚至不惜直接使用赤裸裸的法西斯手段。

我觉得赵紫阳的确值得我永远铭记在心。

2006年1月16日,山东莒南

http://www.asiademo.org/read.php?charcode=GB2312&id=34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