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警察露面之前

三、警察露面之前

王金波

其实,1998年5月4日北大百年校庆前夕,王有才去北京并被警方阻挠的消息,我早已从收音机里听过。这是在时隔9年之后,我再一次听说王有才的消息。6月,我把以前零星记录下来的一些感想整理成几篇文章。25日,王有才等人去浙江省民政厅申请注册中国民主党的消息,在国际上引起了巨大反响,我也开始密切注意此事。当时我误以为,这是年初王炳章在海外宣布成立的中国民主正义党在国内的分支机构,因为当时媒体介绍说中国民主正义党简称“民正党”,我听成了“民主党”。后来王有才等人被捕,但国内民运界仍然异常活跃,不久王有才等人逐渐获释。我每天在收听临沂电台的制药厂广告节目的同时,光明正大地收听美国之音等海外媒体的节目。

9月13日我给谢万军寄去第一封信后,14日又给他写了一封信,具体内容现在我已记不清,大概其中谈到我对组党的几点看法,包括推崇甘地的绝食方式的观点(1997年8月28日国家安全局传唤我时我也谈到我推崇甘地主义的观点,当时他们对此嗤之以鼻)。16日收到谢万军寄来的民主党资料后,我在犹豫如何处理它们。这时,公司里的一件事情使我主动申请下岗了。

原来我跟王恩涛一起在五车间时,他就跟车间主任关系很密切,而我则至今10多年来从未进过那位主任的家一次。在销售公司,设有会计、出纳各一人。我属于企划部,但企划部部长由副总经理钟宏世兼任,我既不方便跟钟宏世同一个办公室,也不方便自己一个办公室,所以就跟会计王恩涛、出纳孙丽华两人共用一个办公室。王恩涛现在跟傅冠群关系火热,傅冠群一高兴,封了王恩涛一个销售公司办公室主任的头衔。于是,王恩涛慢慢自大起来,有时候指挥我干一些不属于我的工作范围内的事情,而我则越来越看不惯他在傅冠群面前那种讨好的模样。所以我忍了一段时间之后,大概是16日或17日这一天,他再次命令我干分外的活,我终于跟他吵了几句。然后,我写了一份下岗申请,直接交给傅冠群。傅冠群当然不高兴,但我下楼跟钟宏世交接完工作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那里。

那么,当时到底是什么支撑着我如此毅然决然呢?其实,就是因为我终于找到了民运。由于我第二次给谢万军打电话时,谢万军曾说过以后将要在各地,比如我在临沂,要租房子作为民主党的办公室,工作会很忙很累的。我当时天真地以为,我可以全身心地投入民主运动,把政治作为职业了。其实,一直到10月,我还曾幻想着,不久的将来,民主党就能在临沂跟共产党在大选中决一雌雄呢——我当时的想法荒唐到何种程度,可见一斑。

另外,谢万军当时就暴露出了胡乱封官许愿的苗头。比如他说,他愿意推荐我作为中国民主党山东委员会的主要领导成员之一【附件五】。而我,则在寄出的民主党资料中炫耀般地说明了这一点。

实际上,下岗后我的生活过得极为艰难。比如,有几天我曾买了一两块钱的咸鱼(其实我很不喜欢鱼腥味),用来卷煎饼吃,每天只吃一顿。但是,花在民运方面的钱,我却是毫不吝啬【附件六】。

作为一个初涉民运的新人,还有一位日照的牟国华当时跟我有着同样的想做职业民运的念头。他比我大几个月,母亲早逝,父亲是乡村教师,一个弟弟正在读大学,家徒四壁。他当时刚刚失去工作,从收音机里听到秦永敏的电话后跟刘连军取得联系,然后去北京见了任畹町、徐文立、江棋生、彭明等异议人士,后来还见过燕鹏、孙维邦(孙丰)、牟传珩、姜福祯、张铭山等山东朋友。民主党遭到残酷镇压一两年后,他终于明白过来必须先谋生,放弃了职业民运的念头。

9月18日我接到谢万军寄来的民主党资料之后,次日我把其中的《致各位朋友公开信》修改成《致山东各地朋友的公开信》【附件七】,准备打印。但我没有打印这些资料所需要的足够的钱。于是,在参加一个同学的婚礼时,我跟另一位同学借了500块钱,去了开阳文印村。

临沂制药厂有自己的文印室,但只能印一些简单的资料,稍微复杂一些就拿到开阳文印村去印。此前我给临沂三株药业公司设计了新的公司司徽,傅冠群下令全公司的总经理、副总经理、部长、销售人员统一印制新的名片,具体的设计、印制工作是由我完成的。这样,我就认识了开阳文印村的打字员刘庆庆。9月22日上午,我拿着民主党资料找到刘庆庆,跟她说明是我自己的私事(但我没跟她讲我已下岗)。她压根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还问我这是不是抗洪救灾用的。我要求打印500份,她答应下午让我去取。下午我按时去了,但她表情有异,眼圈红红的,说不给印了。我问为什么,她说内容违法。我问谁说的,她说“有关人士”。再问,她不愿多说了。

我的心沉下去了。离开开阳文印村,我在大街上找到一个磁卡电话,马上告诉了秦永敏、刘连军。他们都让我赶紧停下来,可能警察已经盯上我了。

元旦前后,刘庆庆去制药厂要账,正好碰上我,因为不知道她要找的人住在哪里,我就给她带路。这次我问起当时的事情,她仍不愿多说。但从她那模模糊糊的话里,我猜可能当时其实不是警察出的面,而是老板看了之后训了她一顿,下令不准印的。

民主党资料印不成了,24日我接到谢万军寄来的大约100份民主党资料之后,就开始往外寄。我寄的范围倒不限于山东,因为我想影响越广越好。到月底为止,我寄出去了大约70份,包括山东、江西、江苏、浙江、安徽、河南、河北、广东、四川、陕西、广西等省份。在每封信的《致山东各地朋友的公开信》中,我都在结尾加上了我的联系方式。

我在参加组党最初的这段时间里,给当时我了解到的几位民运人士写了几封信,除了谢万军之外,还有徐文立、吕洪来、刘连军等人。这里需要特别提出来的是,我写给徐文立的第一封信,他不仅保存至今,而且前不久还把那封信的照片发给我看了。徐先生真是个有心人!

而此时,19日和21日,刘连军和谢万军已分别被治安拘留13天和15天,并且谢万军结束拘留后电话也一直打不通,外界无法主动跟谢万军取得联系。

9月29日,我接到妹妹打来的传呼,要我赶紧回家。我心想,是不是警察找我父母了?10月1日回家,果然如此。父亲说,临沂市国家安全局的一个人(事后了解到,其实是刚刚内退的临沂市公安局政保科前科长宋某。父亲误以为是国家安全局的)和莒南县公安局的一个副局长(其实是刚刚内退的莒南县公安局政保科前科长唐某。因他自称是“副局级侦察员”,父亲误以为是副局长)于28日把父亲叫到莒南县公安局十字路镇西派出所,谈了我的事情,说我这样下去没有好结果,会坐牢的。他们这是在用软性的方式威胁我的父母。我的父母果然害怕了,劝我不要继续下去。但我明确表示,我将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除非死了。

是的,自从1989年起我就在寻找民运。我上大学的地方太偏僻,在那里我没有找到一个真正的志同道合者。但由于毕竟是在上大学,前途光明的幻想还是存在的,所以并没有全力去找。现在上了三年班,越上越觉得失望,而我已经找到了我真正想干的事,且跟大家建立了联系,我怎么可能半途而废呢?

【附件五】谢万军写给我的惟一一封信

金波:

您好!

首先很敬佩您的勇气和信心。但我也提示您,民主运动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会成功,您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我希望在向民政厅上报资料时,将您列为民主党领导成员之一。不知你本人是否愿意。我会尽全力争取说服其它人接受这一推荐的。

你自己要好好保重。您将我提供的电话号码,给你亲戚、朋友,一旦你遇到麻烦,他们会随时通知我的,就会形成一个保护网。

在《致朋友公开信》中,你可在底上添上您的联系地址!

祝好!

万军

98.9.18

【附件六】1999年元旦之前我购买电话磁卡、邮票的不完全记录

19980912?山东临沂金雀山路5

磁卡70.00元

1998092311山东临沂金雀山路9

购买邮票证明单

购票数额:人民币拾玖元伍角正

1998092418山东临沂金雀山路2收寄邮件登记簿

格数 收寄号码 收寄局名 寄达局名

0770   连云港  刁艳萍

0771   郑州   路向阳

0772   南昌   雷颖

0773   宁波   曾首元

0774   咸阳   王强

0775   临川   乐长高

0777   赣州   郭守俊

0778   石家庄  刘星

0779   汉中   胡文清

0780   南京   易炳萍

0782   广州   王旭辉

1998092518山东临沂金雀山路9

购买邮票证明单

IC卡

购票数额:人民币伍拾元正

1998092518山东临沂金雀山路9

购买邮票证明单

购票数额:人民币拾贰元正

国内挂号函件收据邮1101

1998091418山东临沂解放路3第0042号,于显杰,东平实验中学

1998091811山东临沂金雀山路5第0427号,于显杰

1998092618山东临沂金雀山路5第0673号,刘?贺?

1998092618山东临沂金雀山路5第0674号,刘?贺?

1998100817?山东临沂金雀山路5第0586号,秦?吕?

1998100817?山东临沂金雀山路5第0587号,秦?吕?

1998111318山东临沂解放路5第0079号,张铭山

1998120618山东临沂金雀山路9第0201号

1998121818山东临沂金雀山路2第0575号

19981223?山东临沂解放路4第0821号

1998122518山东临沂金雀山路5第0408号

【附件七】致山东各地朋友的公开信

各位朋友:

9月5日,谢万军等人将《中国民主党山东委员会注册申请书》和《中国民主党公开宣言》各一份寄至山东省民政厅。10日,谢万军、刘连军赴民政厅询问结果。该厅官员作出答复,要求我们逐渐落实以下4项条件,再逐条讨论章程、宣言和申请书内容:1、有5万元注册资金;2、在济南有办公场所;3、提供党的副秘书长以上主要负责人的简历;4、有在该党获准成立后表示愿意加入该党的至少50人的名单。这一答复表明,中国极有可能从此解除党禁,走向民主与开明的新时代。此消息震惊了全世界,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500家新闻媒体进行了详细报道,引起各国政府议会、国际组织和全世界华侨的极大关注,许多华侨纷纷打来电话表示捐款资助。不久后我们将再赴民政厅询问何种捐款可以公开接受。目前,注册资金和办公场所方面不会有大的问题。,只需联络在中国民主党获准成立后愿意加入的50名以上各界人士,提供其姓名、性别、年龄、民族、政治面貌、职业、通讯地址等内容。

一旦本次申请获得批准,将为每个愿成为中国民主党成员的人士提供一个为国家和民族做出重大贡献和成就的历史性机会。中国民主党成立后,在中国政治改革进程的时期内,将不提出国家元首和地方各级行政首长的候选人,但将争取尽可能多的中国民主党成员当选为国家和地方各级人大代表作为近、中期目标。希望所有关心国家前途命运的志士支持我们。

在此,我们向所有朋友申明,由于中国民主党尚处于筹建和申请阶段,因此不存在加入中国民主党之说,所有表示愿意加入中国民主党的人士,只能在中国民主党获准成立后才能正式办理加入手续。同时,在筹建和申请阶段表示愿意加入的人士,均算作中国民主党的创始人。

我们殷切希望每一位收到此信的朋友能做出历史性的选择,尽快来电来函回复我们,并将此信复制多份寄给山东各地的朋友,为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做出应有的贡献。

联系电话:谢万军:0538-2820226

刘连军:0536-8270510(兼传真)

BP:   王金波:126-5910480

或以挂号信寄至:谢万军:东平县实验中学于显杰转(271500)

王金波:临沂制药厂(临西一路244号)(276004)

王金波

1998年9月19日

2006年2月12日,山东莒南

http://asiademo.org/read.php?id=183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