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波:我心依旧

我心依旧

王金波

我不相信世界上存在圣人。所以,我对自居圣人的人敬而远之。但是,有一些人,并不自居圣人,可是,我却把他看成“圣人”——一种接近“圣人”(或“圣徒”)标准的人。洪哲胜先生,在我眼里就是这样一个人(第一个在我面前称洪先生为“圣人”的,是南京樊百华先生)。

我跟《民主论坛》和洪先生结缘已6年多。虽然这6年多我多数时候是在坐牢,但是,《民主论坛》和洪先生从未忘记我,一直在关注我并为我呼吁。我出狱后,《民主论坛》和洪先生给予了我莫大的帮助,并且使我跟《民主论坛》和洪先生的友谊得到了加深。

我一直生活在社会底层。我对“阳春白雪”的生活非常陌生。我这种情况在民运朋友中或许不是少数。我感到幸运的是,有《民主论坛》这样一家刊物,有洪先生这样一位主编,使我这种情况的人维持了基本的生存。我个人总结认为,《民主论坛》是海外中文媒体中对国内异议群体帮助范围最广、也是最持久的一家。尤其难得的是,跟《民主中国》、《观察》等以质量和深度见长的中文媒体互为有益补充的是,《民主论坛》面向中底层作者的定位对国内民运的支持和帮助是无可比拟和替代的。

迫于生计,一年前我不得不低调离开了公众视野,对媒体和活动尽可能地躲避。还算可以,警方基本没有过分干扰我。今年过年我和洪先生互相拜年,洪先生开玩笑说我当了“逃兵”。不错,在某种意义上我是当了“逃兵”,这是我慎重思考后的选择。

去年我坐一个朋友的车,下车时竟然忘了关车门,朋友差点跟我急。入狱前两年我跟社会交往就很少,出狱后一年多我仍然几乎大门不出,前后我有连续七年的时间与世隔绝。我跟正常社会的隔绝太久了。我知道,我必须补上这一课——了解社会,适应社会,然后才能融入社会。如果继续被社会边缘化,或许我的一生就完了。

一年来我虽然没有太多的时间上网浏览海外网站,但是我订阅了《民主论坛》电子日刊。我没有做到每篇文章都看,但是我做到了每期目录都看。我欣喜地看到,《民主论坛》增加了很多新的作者。我出狱后曾经发现,山东朋友中仍然是我的年龄最小。但是最近,李对龙在《民主论坛》的出现令我颇感欣慰——比我小15岁的年轻一代在山东崭露头角了。

我需要补社会基本生活常识的课。中国的民主事业人才辈出。所以,我还会继续把“逃兵”当下去。但是,对于《民主论坛》的爱惜,对于洪先生的尊敬,我心依旧。

2007年4月16日,北京

http://asiademo.org/read.php?id=1054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