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波:中共第17届中央政治局成员的有关构成与数据统计

中共第17届中央政治局成员的有关构成与数据统计

王金波

2007年10月22日,中共新一届政治局在17届1中全会上产生,其25名成员是(按姓氏笔画为序):习近平、王刚、王乐泉、王兆国、王岐山、回良玉(回族)、刘淇、刘云山、刘延东(女)、李长春、李克强、李源潮、吴邦国、汪洋、张高丽、张德江、周永康、胡锦涛、俞正声、贺国强、贾庆林、徐才厚、郭伯雄、温家宝、薄熙来。

中共中央首次设立政治局是1927年5月的5届1中全会。此后每一届的1中全会产生的政治局中,只有两次未设候补委员,第一次是1945年6月的7届1中全会,第二次是17届。下面是根据新华社公布的资料,中共17届中央政治局25名成员的有关构成,以及最近几届政治局成员【注1】的有关数据统计和比较【注2】。

一、年龄

中共11届3中全会提出“实现干部队伍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战略方针”,即“干部队伍”的“四化”。在民意缺席的背景下,年龄成了关系到中共官员能否升迁、是否退休的决定性因素之一,甚至为此发生过激烈的明争暗斗。虽然对年龄设置上限必然是庸俗的、不合理的,但跟毛泽东时代的终身制和邓小平时代前期的老人政治相比,年轻化尚有一定积极意义。江泽民时代开始的关于年龄的一些规定在胡锦涛时代进一步制度化,比如换届时年满68岁不再进入新一届政治局的规定在最近两届就执行得比较严格。当然,由于没有明文规定,不仅上限的具体年龄是可以更改的,甚至上限本身也可能随便找个借口即可废止。

下表是13-17届每一届1中全会产生的政治局成员和常委的年龄情况【注3】。

表1:13-17届政治局成员和常委平均年龄

政治局常委和全体成员的平均年龄,15届比14届大,17届比16届大。这是因为15届是第三代的最后一届,而17届是第四代的第二届。由此可见,每一代平均年龄均是前期小、后期大。但总体上来讲,第四代比第三代平均年龄小。

13届是第二代向第三代的过渡,其中还有个别第一代成员,所以政治局常委平均年龄比政治局全体成员平均年龄小。14届起政治局常委平均年龄均比政治局全体成员平均年龄大。

16届政治局退休的成员中年龄最小的是曾庆红,生于1939年。根据目前的规定,5年之后,1944年(含)之前出生的17届政治局14名成员(56.0%)也将退休,他们是贾庆林(生于1940年)、王兆国、吴邦国(以上2人生于1941年)、郭伯雄、温家宝、王刚、刘淇、胡锦涛、周永康(以上6人生于1942年)、徐才厚、贺国强(以上2人生于1943年)、李长春、回良玉、王乐泉(以上3人生于1944年);而1945年(含)之后出生的11人(44.0%)可以留任:俞正声、刘延东(以上2人生于1945年)、张德江、张高丽(以上2人生于1946年)、刘云山(生于1947年)、王岐山(生于1948年)、薄熙来(生于1949年)、李源潮(生于1950年)、习近平(生于1953年)、汪洋、李克强(以上2人生于1955年)。

二、性别

17届政治局中有1名女性成员(刘延东),占4.0%,与16届持平。

13-17届政治局65名成员中,共有2名(3.1%)女性成员:吴仪(15、16届)、刘延东(17届)。

三、民族

17届政治局中有1名少数民族成员(回良玉,回族),占4.0%,与16届持平。

13-17届政治局中,只有回良玉(16、17届)1名(1.5%)少数民族成员。

12届以前的政治局曾有多名女性成员(如江青、叶群、吴桂贤、陈慕华、邓颖超)和少数民族成员(如乌兰夫、赛福鼎??艾则孜、韦国清),因此最近两三届女性和少数民族成员的比例实现了此前两三届的0的突破,并不能说明这是进步,也不能说明具有任何制度层面的意义。

四、籍贯

17届政治局成员的籍贯分布在12个省、直辖市,占内地31个省份(包括省、自治区、直辖市)的38.7%(详见表2)。

表2:17届政治局成员籍贯分布

17届政治局成员中,有一些基本未在籍贯所属省份生活过,比如胡锦涛、王岐山、刘延东、俞正声、薄熙来。有一些年龄稍大后才在籍贯所属省份生活过较长一段时间,比如习近平、李源潮。有一些从未在籍贯所属省份工作过,比如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贺国强、周永康、王兆国、刘淇、刘云山、张高丽、俞正声。

虽然对籍贯的重视程度因人而异,但相同的籍贯毕竟容易给人与生俱来的亲近感。在中共官场,籍贯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最近两任总书记江泽民、胡锦涛的祖籍都是安徽、出生地都是江苏,而17届政治局中籍贯是这两个省的成员占32.0%,恐怕不仅仅是一种巧合。

五、教育

“四化”中的“知识化”导致了中共官场学历的盛行,学历成了官员能否得到升迁的决定性因素之一。众多官员使用一切可能的手段拿到升迁所需要的学历和学位,甚至不惜造假——学历造假丑闻屡见不鲜。在西方民主国家领导人拥有博士学位早已没有新鲜感的时候,中共政治局“博士常委”的出现在赢得官方媒体热捧的同时,也引来民间社会的一片嘘声。

1、根据新华社公布的简历,17届政治局成员全部拥有大专(含)以上学历(详见表3),其中23人(92.0%)的学历高于大专。

表3:17届政治局成员学历

A、胡锦涛、吴邦国、贾庆林、李长春、贺国强、周永康、王刚、王兆国、张高丽、张德江、俞正声、徐才厚拥有大学学历。以上12人(48.0%)是在国民教育序列的大学接受的全日制正规教育。

王岐山拥有大学普通班学历。王岐山在“文革”中先是下乡当知青,接着进城参加工作,然后去大学接受工作所需要的知识的教育,读完后又回原单位工作。他所接受的教育,跟上面12人接受的正规教育有些区别。

郭伯雄拥有大专学历。郭伯雄在担任师参谋长后又去军事院校接受2年大专教育。这种教育方式的效果大打折扣。

温家宝、刘淇、薄熙来拥有研究生学历。温家宝、刘淇分别在18岁、17岁考上大学,读完本科后未参加工作而继续在本校读研究生。薄熙来19岁“参加劳动”,后来当过工人。1977年底,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获得平反,次年薄熙来在29岁时进入北京大学学习。但薄熙来的本科只读了1年就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读研究生,3年后获得硕士学位。跟温家宝、刘淇相比,薄熙来的研究生学历来得要容易。

习近平、李克强、刘延东拥有在职研究生学历。他们3人均在担任正局级或副部级职务时参加在职研究生学习,然后顺利拿到学历。

B、中共有一个专门培训党内官员的部门——党校系统。在中共党内,官员在党校取得的学历的效力,跟在国民教育序列的高校取得的学历是等同的。但党校的学历拿到党政机关以外,在社会上却普遍不被承认——在共产党执政的国家,这算是一种被颠倒了的“歧视”,然而在已进入极权主义后期的中国却又是必然的结果。在“国民教育序列”这个有“中国特色”的名词因为这种“歧视”而产生之后,由于国民教育序列的高校给众多的中共官员提供学历(党政机关更重视学历,而对学位看得并不重要)并不是很容易,所以相对要容易得多的党校就成了众多中共官员趋之若骛的好去处。

王乐泉、李源潮拥有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王乐泉没有接受过正规高等教育,仅是在担任共青团山东省委副书记时在中央党校参加过3年的培训班学习。李源潮在担任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时,在中央党校研究生部拿到研究生学历。

刘云山、汪洋拥有中央党校大学学历。刘云山21岁拿到中专学历后没有再在国民教育序列的高校上过学,24年后在担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副书记时拿到中央党校函授学院党政管理专业的学历,从而使其学历不再影响其升迁。汪洋17岁开始工作,22岁在中央党校理论宣传干部班政治经济学专业学习1年,一直未接受国民教育序列高校的教育,后来不得不3次参加中央党校的学习:34-37岁时,汪洋在担任安徽省铜陵市市长时参加中央党校函授学院本科班党政管理专业在职学习并拿到中央党校大学学历;42岁和46岁时,汪洋在担任副部级职务时又两次参加时间均为2个月的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学习。

回良玉拥有省委党校大专学历。回良玉在20岁拿到中专学历后,再未接受国民教育序列的教育。23年后,回良玉在副部级职务上拿到吉林省委党校函授班党政干部基础专业的大专学历。

一些已经在国民教育序列高校接受过全日制正规教育的官员,在担任一定职务后也可能去党校进行短期学习。比如,担任副部级职务后又在中央党校学习过2-3个月的有张高丽(1990)、李克强(1991)、王岐山(1992)3人。这种学习,与其说是为了知识的更新换代,不如说是为下一步的晋升做准备,因为他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结识更多的在他们的仕途上能够提供帮助的人物。

2、薄熙来拥有文学硕士学位。汪洋在担任安徽省委常委、副省长期间,就近在位于他管辖下的安徽省合肥市的中国科技大学管理科学系管理科学专业研究生课程班参加在职学习,获工学硕士学位。这种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便宜不赚白不赚。

习近平、李克强、刘延东、李源潮4人(16.0%)有博士学位,其中习近平、刘延东、李源潮是法学博士,李克强是经济学博士。习近平在担任福建省委副书记(后3年兼任省长)时,参加母校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在职研究生班学习并获得法学博士学位。李克强在担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时回母校北京大学开始参加经济学院经济学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在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后继续参加博士课程学习,并在升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后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习近平、李克强都是在同一所学校拿到学位的。刘延东则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刘延东在担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时开始在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参加社会学理论与方法专业在职学习,并在担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时获得硕士学位。紧接着,刘延东到吉林大学行政学院参加政治学理论专业在职学习,并在自己行政级别已晋升至正部长级后获得法学博士学位。李源潮在担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期间在北京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参加学习并获得硕士学位,后来在担任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时获得中央党校法学博士学位。这4人博士学位获得的经历,给当代中国“官大学问大”这个“颠扑不破的真理”提供了新的鲜活的证据。

3、接受过理工科教育的有: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李长春、习近平、贺国强、周永康、王兆国、刘淇、刘延东、李源潮、俞正声13人(占52.0%);接受过文科教育的有:习近平、李克强、王刚、王岐山、刘延东、李源潮、张高丽、张德江、薄熙来9人(36.0%)。其中,习近平本科学理工科,博士改学文科;刘延东、李源潮本科学理工科,硕士、博士改学文科。汪洋本科学文科,后来拿到的硕士学位属于工学类。

4、在国民教育序列的高校中,17届政治局成员出身于国内外18所高校,其中清华大学人数最多,有胡锦涛、吴邦国、刘延东、习近平4人,其次是北京大学,有李克强、薄熙来、李源潮3人(详见表4)。

表4:17届政治局成员曾就读过的国民教育序列高校和外国高校

5、除张德江在担任延边大学党委常委、革委会副主任之后又去朝鲜金日成综合大学经济系读过2年跟现代政治和经济知识毫无关系的课程外,其他成员均无海外留学或做访问学者的经历。因此,虽然不能排除17届政治局成员中有人通过自学等方式学习了一些现代政治和经济知识的可能性,但就系统性而言,显然这一届政治局成员的总体知识结构不容乐观。

6、需要补充说明的是,校友之间较容易建立信任和合作关系。16届政治局常委中胡锦涛、吴邦国、黄菊、吴官正4人同时在清华大学的时间有3年(1960-1963年),这为他们40年后在政治局常委会的合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六、职称

17届政治局成员中,拥有高级职称的有5人,拥有中级职称的有7人,其他13人在简历中未提及职称(详见表5)。

表5:17届政治局成员职称

在12个拥有职称的政治局成员中,拥有工程类职称的占了10人(83.3%),仍是典型的“工程师治国”格局。仅有的2个非工程类职称,都是经济类:拥有高级经济师职称的王岐山在读大学普通班课程时学的专业是历史;拥有经济师职称的回良玉从未接受过国民教育序列高校的教育,其最高学历是省委党校大专。这可能恰当地描绘了中国独特的政治风景线:在毛泽东时代的“工农兵治国”遭遇重创之后,意识形态虽然已经衰落但仍有诸多禁区不容突破,人文社科领域不能自由发展,使得技术领域在强调经济发展的背景下异军突起,主宰了中国目前的政坛。但据报道,近几年中国省部级官员文科出身的已经过半,“工程师治国”格局出现了松动,这是一个符合现代国家治理规律的发展趋向。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17届政治局年轻的成员学历和学位高,同时普遍没有中级(含)以上职称。20世纪50年代出生的4名政治局成员李源潮、习近平、汪洋、李克强均拥有研究生或本科学历、博士或硕士学位,但他们开始从政的年龄明显小于20世纪40年代(含)以前出生的政治局成员,几乎是离开校门后立即开始从政,所以没有机会在职称上下功夫。

职称大约是衡量“专业化”的一个很好的标准。随着“工程师治国”格局的开始松动,职称问题将变得不那么重要,“四化”的标准也将发生改变。中共第一代、第二代领导人大多是职业革命家,第三代、第四代大多是半路出家的工程师政治家,正在崭露头角的第五代可望出现职业政治家。

七、新任成员比例

17届政治局有9名新任成员【4】(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刘延东、李源潮、汪洋、张高丽、徐才厚、薄熙来),占政治局总人数的36.0%。

13-17届政治局新任成员和留任成员比例见表6:

表6:13-17届政治局新任成员和留任成员比例

由表6可以看出一种更新换代的规律,每隔一届出现反复:上届留任不足一半,下届7成左右,再下一届又是不足一半;上届新任成员3成多,下届6成左右,再下一届又是3成多。这一点跟本文第1部分关于年龄的分析相吻合。同时也说明,近20年来大体上形成了10年(2届)换一代领导人的规律。

八、根据中央党政机关和地方的分类标准划分的来源

来源的分类标准多种多样。其中根据中央党政机关和地方的分类标准进行划分,17届政治局成员在当选时的来源情况见表7:

表7:17届政治局成员来源

其中周永康工作重心在中央政法委,刘延东工作重心在中央统战部,均划归中共中央直属机构;王刚当选政治局委员前1个月不再兼任中央办公厅主任,但毕竟几乎整个16届期间一直兼任此职,故仍划归中办;徐才厚工作重心在军队,划归中央军委;王兆国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身份比全国总工会主席身份高,划归全国人大。

17届政治局新任成员来源情况见表8:

表8:17届政治局新任成员来源

从表7、表8中可以看出,地方大员在政治局成员的来源方面非常重要。

九、地方工作经历

“条条”、“块块”是中共官场的一对常用概念,分别指系统(或部门)、地方。在选拔官员时,系统(或部门)或省份的工作经历往往成为潜规则下的一个重要参数。比如,江泽民时代开始的“上海帮”的说法风行至今,就是因为陈良宇下台之前,有江泽民、朱镕基、吴邦国、黄菊、陈良宇连续5任上海市委书记以及副书记曾庆红进入政治局,其中除陈良宇外另外5人还进入政治局常委会。虽然这6人并未形成一个统一的派系,但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同一省份出现这么多的政治局委员甚至常委,人们不会怀疑相同的地方工作经历同个人升迁之间的密切关系。此外,“北京帮”、“广东帮”(其中“广东帮”含有很大的籍贯因素)在过去也时有耳闻。

地方工作经历在选拔政治局成员时越来越受到重视。17届政治局除2名来自军队的成员徐才厚、郭伯雄外,其他23名成员全部有地方工作(包括担任一定职务和未担任职务)的经历。虽然他们中有些人是在驻各个省份的中央直属单位工作,但考虑到跟地方也会发生一定的联系,这里也统计在内。

1、他们曾在26个省份工作过(详见表9)。

表9:17届政治局成员曾工作过的省份统计

在26个省份中,他们在山东工作的累计时间最多,高达68年,最少的则只有几个月【注5】。他们在各个省份工作的累计时间见表10:

表10:各个省份的17届政治局成员工作累计时间

具体到每一个政治局成员,在地方工作时间最长的是王乐泉,已达41年。超过10年的一共有22人(见表11)。其中17届政治局新任成员地方工作时间全部超过10年。

表11:17届政治局成员在地方工作的累计时间(10年以上)

在同一个省份工作时间最长的是张高丽,在广东31年。超过10年的一共有22人(见表12)。

表12:17届政治局成员在同一省份工作的累计时间(10年以上)

2、他们年轻时在某个省份担任的职务较低或者没有职务。如果他们在某个省份从未担任过正局级(含)以上的职务,则该省份对他们以后的工作影响相对较小。如果他们在某个省份担任过正局级(含)以上的职务,则该省份对他们以后的工作影响相对较大。表13是17届政治局成员在曾担任正局级(含)以上职务所在省份的工作累计时间,其中的数据不包括他们在从未担任过正局级(含)以上职务的省份工作的时间;但是,只要他们在某个省份担任过正局级(含)以上的职务,则他们在该省份工作的全部时间均包括在内。

表13:17届政治局成员在曾担任正局级(含)以上职务所在省份的工作累计时间

其中在同一省份工作超过10年的情况见表14。

表14:17届政治局成员在曾担任正局级(含)以上职务所在同一省份的工作累计时间

各个省份累计的曾在该省份担任正局级(含)以上职务的17届政治局成员在该省份的工作时间见表15。

表15:各个省份累计的曾在该省份担任正局级(含)以上职务的17届政治局成员在该省份的工作时间

3、跟前面类似,正部级职务的相关数据,见表16、表17、表18。

表16:17届政治局成员在曾担任正部级职务所在省份的工作累计时间

表17:17届政治局成员在曾担任正部级职务所在同一省份的工作累计时间

表18:各个省份累计的曾在该省份担任正部级职务的17届政治局成员在该省份的工作时间

其中他们在各个省份担任正部级职务的时间见表19。

表19:17届政治局成员在各个省份担任正部级职务的时间【注6】

4、根据本文第10部分《系统(或部门)工作经历情况》中的统计标准,从事地方党政工作的时间见表20。

表20:17届政治局成员从事地方党政工作的时间

从事地方党政工作的省份数量见表21。

表21:17届政治局成员从事地方党政工作的省份数量

5、13-17届政治局成员来自地方的比例和其中新任成员来自地方的比例的详情,参见表22。

表22:13-17届政治局成员来自地方的比例和其中新任成员来自地方的比例

13-17届每一届1中全会产生的政治局的新任成员中来自地方的平均比例是54.1%,其中16届达到顶峰,17届略有下降。

6、13-17届政治局共有成员65名,来自地方的有29名(44.6%),各个省份的分布情况见表23。

表23:13-17届政治局来自地方的成员在各个省份的分布

这些省份共有14个,占31个省份的45.2%。这14个省份的东、西部的区域分布情况见表24。从表中可以看出,东部省份的重要性在这里得到充分体现。

表24:13-17届政治局成员来源省份的东、西部区域分布

十、系统(或部门)工作经历

跟地方工作经历一样,具有相同系统(或部门)(“条条”)工作的经历,也容易在提拔时得到关照,甚至形成一个派系。目前具有共青团工作经历的成员在政治局占有约1/3的比例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系统或部门的分类较复杂。系统或部门的划分经常发生变动(比如机械和电子时而合称机电,时而分别是单独的系统),而且不同系统或部门之间有时存在交叉。在下面的统计中,暂且按照中共中央、国务院所属各系统或部门和地方党政(主要指担任省级党委、政府的正副职)等类别进行粗略地分类。职务越低对后来工作的影响越小,所以如果在某系统或部门未曾担任过副局级(含)以上职务,可以不予考虑。在中央直属系统或部门,职务一般在副局级(含)以上,有时也可适当降低;在各个省份所属系统或部门,职务一般是正局级,有时也可适当降低。工作时间越短对后来工作的影响越小,所以下列3种情况可以不予考虑:在某系统或部门以副局级或正局级职务工作不到3年;以副部级职务工作不到2年;以正部级职务工作不到1年。正职一般予以考虑,副职根据具体情况决定取舍。

这些系统或部门大约可分为30个左右。17届政治局成员中具有共青团工作经历的有8人(胡锦涛、李克强、王乐泉、王兆国、刘云山、刘延东、李源潮、汪洋),占32.0%;具有中办、国办工作经历的有6人(温家宝、习近平、王刚、王兆国、汪洋、薄熙来),占24.0%;具有统战工作经历的有4人(贾庆林、王兆国、回良玉、刘延东),占16.0%。具有5年(含)以上工作经历的还有:宣传(李长春、刘云山),组织(贺国强),党校(胡锦涛),政法(周永康),工会(王兆国),农业(温家宝、回良玉),金融(温家宝、王岐山),石油(周永康、张高丽),机械(贾庆林、王兆国),电子(吴邦国、俞正声),机电(李长春),冶金(刘淇),计委(汪洋),外宣(李源潮)。

在国土资源系统,温家宝曾工作17年,官至地矿部副部长(2年),周永康曾担任首任国土资源部长1年;在政策研究系统,王岐山曾工作6年,回良玉曾工作4年;俞正声曾在建设部担任党组书记和部长共4年,在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担任负责人、副理事长1年;李源潮曾担任文化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4年;张德江曾担任民政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4年;薄熙来曾担任商务部长3年;王岐山曾担任国务院体改办主任2年。

俞正声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习近平曾以现役军人的身份在中央军委办公厅担任过3年秘书,加上他们父辈的影响,俞正声和习近平跟军队系统也有一定的联系。

另有“太子党”一说,指父辈曾担任过中共高级官员的年轻一代。在17届政治局中,习近平、王岐山、刘延东、李源潮、俞正声、薄熙来等人大约可算这一类。

贺国强已担任中纪委书记;周永康已晋升中央政法委书记;李源潮已担任中组部部长。新任中央党校校长的人选尚未公布。中央统战部部长是否由刘延东继续担任尚不明朗。

十一、进入中央委员会的时间和年龄

17届政治局成员担任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的时间见表25。

表25:17届政治局成员担任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的时间

17届中央政治局成员中,连任6届中央委员的有1名,即王兆国,从1982年起成为中央委员。其次是胡锦涛,1982年成为中央候补委员,1985年成为中央委员,连任5届半中央委员。1982年首次进入中央委员会成为中央候补委员的还有吴邦国、李长春、贺国强、刘云山。

连任5届中央委员的有2名:李长春、温家宝。1987年,温家宝直接成为中央委员,此前没有当过中央候补委员。吴邦国、贺国强继续担任中央候补委员。

连任4届中央委员的有2名:吴邦国、贾庆林。1992年,贾庆林直接成为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除贺国强、刘云山外,新任中央候补委员有5名:周永康、王乐泉、回良玉、刘淇、张德江。

连任3届中央委员的有10名:刘云山、周永康、王乐泉、回良玉、刘淇、张德江、俞正声、李克强、徐才厚、郭伯雄。1997年,连任3届中央候补委员的贺国强终于扶正。刘云山也在首次成为中央候补委员15年后扶正。上届中央候补委员周永康、王乐泉、回良玉、刘淇、张德江全部扶正。直接成为中央委员的有4名:俞正声、李克强、徐才厚、郭伯雄。新任中央候补委员有5名:王刚、习近平、王岐山、刘延东、张高丽。

连任2届中央委员的有6名:王刚、习近平、王岐山、刘延东、张高丽、薄熙来。2002年,上届中央候补委员王刚、习近平、王岐山、刘延东、张高丽全部扶正。直接成为中央委员的只有1名:薄熙来。新任中央候补委员有2名:李源潮、汪洋。

进入中央委员会时,有2/3以上经历过候补委员的过渡(见表26)。

表26:17届政治局成员曾担任中央候补委员的比例

按照首次进入中央委员会成为中央委员或中央候补委员的先后顺序,依次是:王兆国、胡锦涛、李长春、吴邦国、贺国强、刘云山(以上1982年)、温家宝(1987年)、贾庆林、周永康、王乐泉、回良玉、刘淇、张德江(以上1992年)、俞正声、李克强、徐才厚、郭伯雄、王刚、习近平、王岐山、刘延东、张高丽(以上1997年)、薄熙来、李源潮、汪洋(以上2002年)。其中刘云山情况特殊,1982年成为中央候补委员后,1987年没有连任,1992年再次成为中央候补委员。

按照首次进入中央委员会成为中央委员或中央候补委员时的年龄,从小到大依次是:刘云山(35)、李长春(38)、贺国强(38)、胡锦涛(39)、王兆国(41)、吴邦国(41)、李克强(42)、习近平(44)、温家宝(45)、张德江(45)、俞正声(47)、汪洋(47)、王乐泉(47)、回良玉(48)、王岐山(49)、周永康(49)、刘淇(49)、张高丽(50)、刘延东(51)、李源潮(52)、贾庆林(52)、薄熙来(53)、徐才厚(54)、王刚(54)、郭伯雄(55)。平均年龄是46.6岁。

十二、副总理级别(含)以上职务变动情况

根据中共目前的规定,总理级别的职务有: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国务院总理,全国政协主席,国家副主席;副总理级别的职务有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候补书记,中央军委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全国政协副主席。

按照首次担任副总理级别(含)以上职务的先后顺序,17届政治局成员依次是:王兆国(1985年)、温家宝(1987年)、胡锦涛、吴邦国(以上1992年)、贾庆林、李长春(以上1997年)、王乐泉、回良玉、刘淇、刘云山、张德江、周永康、俞正声、贺国强、郭伯雄、王刚、徐才厚(以上2002年)、刘延东(2003年)、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李源潮、汪洋、张高丽、薄熙来(以上2007年)。表27是他们的副总理级别(含)以上职务的变动情况。

表27:17届政治局成员副总理级别(含)以上职务变动情况

13-17届政治局成员中,未曾担任副总理级别职务而直接晋升政治局常委的有3人:胡锦涛(原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习近平(原任上海市委书记)、李克强(原任辽宁省委书记)。进入政治局后直接担任常委的还有2人:朱镕基(原任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候补委员)、刘华清(原任中央军委副主席、中顾委委员)。在担任政治局常委前不是中央委员的也仅有朱镕基(13届中央候补委员、14届、15届中央委员、政治局常委)、刘华清(12届、14届中央委员,12届、13届中顾委委员,14届政治局常委)2人。由政治局候补委员直接晋升政治局常委的有1人:曾庆红。

附注:

【1】本文所称的政治局成员,均包括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候补委员。

【2】资料截止至2007年10月31日。

【3】年龄的计算方法是年份的直接相减。

【4】本文所称的政治局新任成员,均不包括由上届政治局候补委员晋升的政治局委员。

【5】不足1年按1年计算。下同。

【6】有兼职时不重复计算总计时间。省级人大常委会主任一职略。

2007年10月24日-11月4日初稿,11月8日二稿,11月11日定稿,2008年12月24日订正,北京

《民主中国》,2007年11月20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