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树庆:何德普释放剩3天,见证中国民主党人的团结协作精神

何德普释放剩3天,见证中国民主党人的团结协作精神

陈树庆

中国民主党在创党初期,由于对形势的判断和把握不一样,也由于我们自己人性的弱点,有时即使为了共同的大目标——中国真正实现民主,但在具体操作中不同人、不同的群体组合有时也难免产生冲突与隔阂。例如王有才先生1998年4月底5月初趁参加北京大学百年校庆之际,最初动员徐文立先生在北方召集与发起中国民主党的创党活动受挫后,得到了任畹町、赵昕、马少华、王林海等先生的响应,组建了中国民主党北京筹委会并于1998年9月16日正式去北京民政局登记注册,而赵昕先生又和吴义龙、刘贤斌及其他十几个省的民主党骨干积极筹备中国民主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工作。徐文立先生及与徐最要好的几位朋友11月9日突然宣告成立由他们几人组成的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和“中国民主党一大筹备组”(浙江吴义龙、王荣清等人当时曾对徐文立先生去电话提出过严肃批评,但2004年底的《中国政党法》事件,徐文立先生能不计较王荣清过去通电话直接指责的那些难听话,在美国大力呼吁营救王荣清先生,此乃后话),迅速膨胀了中国民主党的力量与国际影响力,但也打乱了王有才、任畹町、赵昕、吴义龙、刘贤斌、姚振宪等人正在酝酿及运作的“中国民主党一大”准备工作。由此,在北京地区,中国民主党的两个组党群体之矛盾就产生了,很长一段时间难以协调、整合与统一。

令人值得欣慰的是,在浙江聂敏之、王荣清及其他各省民主党人的促和下,在中国民主党国内最艰难的时期,时任京津党部负责人的何德普先生与北京筹委会的任畹町、赵昕等人能捐弃前嫌,消除误解,充分发扬我民主党人顾全大局的品格,团结在一起共同奋斗,京津党部为此还专门制订了《中国民运道德规范约法八章》,为以后中国民主党各群体、组织、甚至个人间的团结协作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榜样,待体现“民主与法治”、“实质正义与程序正义相统一(赵昕语)”的党内共识和制度完善与成熟之时,为中国民主党各群体的稳健整合打下了一个功不可没的“伏笔”。

在何德普先生被捕及遭到刑事迫害后,赵昕先生以公开的中国民主党人之身份,不仅协调与支持各省中国民主党组织的恢复与重建,还积极参加和组织了声势浩大的赵紫阳先生逝世后民众悼念活动,与胡佳、高智晟等一起发起与组织了2006年以国内为主导世界性的“维权抗暴接力绝食”活动,极大地增强了中国民主党人与社会各界尤其是维权群众的关系,提高了中国民主党人在国内和国际的声望,确保了中国民主党活动在京畿地区因何德普被捕后的艰难时期仍以适当的方式“打不垮、拖不烂”并有所发展。赵昕先生、刘浩锋先生及北京地区其他民主党人对何德普先生所最求的“捍卫人权和多党制民主宪政”前赴后继,足以告慰从狱中重返同志们中的德普先生。我们浙江的民主党人由于种种困难和不便,暂时无法赴京参加兄弟喜相逢,只能在千里之外遥祝北京的民主党兄弟以此为良好的开端,让我们精诚团结,更有力量地为把自己的祖国建设成一个民主法治、确保人权的现代文明国家,担当起中国民主党人应有的历史责任来。

在离2011年1月24日何德普释放剩3天之时,为再现“中国民主党人的团结协作精神”,特附:一、《中国民运道德规范约法八章》;二、由任畹町、何德普共同发起的,得到赵昕先生支持的《中国200多名民运人士呼吁民主法治、社会公正,释放政治犯》一文,以见证历史。

陈树庆

2011年1月21日,于中国杭州。

附录一:【中国民运道德规范约法八章】

为中国民主运动的团结一致,减少摩檫,健康发展,在争取中国民主化的事业中协同合作,北京的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发起签署并得到北京暂不以组织名义活动的前中国自由民主党、中国发展联合会许多朋友的支持、赞同,特提出中国民运道德规范约法八章如下:

一,坚持民主运动的政治立场。在中国没有实现民主化之前,中国民主运动作为反对运动的性质不容改变。

二,各民运人士、民运团体在主张中国民主化的前提下,诉求多元化是正常的。应该求同存异,互相尊重。

三,民运人士个人,民运团体、组织之间的问题,矛盾应尽量先内部沟通,提倡放到桌面上来讨论,协商,解释清楚,去除误会,达成谅解。达成谅解后,应言而有信,认真实行,不可轻易的,片面的在外对他人或其它组织、团体进行攻击。

若经协商无法达成谅解,必须公开辩论的原则问题,提倡先礼后发,不得搞突然袭击。辩论应摆证据,讲道理,有风度,维护民运的健康形象,反对一切造谣和谩骂。

四,在征得他人或其它组织、团体明示同意或授权之前,不得随意使用他们的名义发布任何正式或非正式的文件。

五,民运群体中的任何个人,任何组织无论在民运的历史中资格多老,功劳多大,名气多响,都应把自己视为民运中平等的一员。没有任何人可以有凌驾于民运群体之上的特权。任何人,任何组织都必须按民运的民主章程、程序和道德规范进行活动。

六,为民运入狱的人士,正在作出巨大牺牲,也失去了自我辩护的可能,因此应该享有不受任何攻击特别是不受公开攻击的权利。任何乘他人入狱,阴挟私恨,落井下石,肆无忌惮地污蔑他人甚至诬陷他人的行为,都是不道德的,应该受到民运群体的指责。

七,任何民运人士,民运组织、团体都应把中国民运的整体利益放在第一位。鄙视狭隘派性。任何民运人士,民运组织、团体在受到政治迫害的时候,无论他(他们)是否曾与自己发

生过意见的冲突和矛盾,都应该兄弟睨墙于外,一致声援,无私帮助,共同进退。

援助了患难中的他人,也就是援助了今后患难中的自己。

八,民运人士不是圣贤,各人必有人性的弱点。但他们既献身中国的民主事业,就应力求自己的言行合于一般公认的社会道德规范。

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与各民运团体郑重约法八章,公布于世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四日

发表于:民主论坛2000.3.2

附录二:【中国200多名民运人士呼吁民主法治、社会公正,释放政治犯】

2002年2月18日

(北京)任畹町、何德普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

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

我国已经进入新世纪第三个春天。过去的一年,中国加入世贸,北京申奥成功,足球走向世界。国民经济保持了较高的增长幅度。令人遗憾和不满的是:我国的人权和法制状况难以适应进入世贸、筹办奥运和市场经济规范化的需要。一年来,为争取民主和法治而被捕和被判刑的公民,北京有杨子立、靳海科、徐伟等5人;四川有黄崎、胡明君等3人;山东有牟传珩、燕鹏、王金波等3人;甘肃有李大伟。

前些年为争取民主和法治而被判刑的有胡石根、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方觉、张善光、岳天祥、刘贤斌、畲万宝、佟适冬、廖石华、柏小毛、高洪明、查建国、王泽臣、王文江,祝正明、吴义龙、毛凤翔、朱虞夫、徐铭、安均、刘世遵、高勤荣、单称峰、范子良、王万星等尚在监狱、劳教场所或精神病院。陈子明保外就医被严密监视。

我们为有如此众多忠于理想、坚持信念、顽强不屈、不畏强暴的民主派同仁而骄傲。

我国在政治性和非政治性案件中,都有滥用「留置」、「拘传」,逾时传讯、传唤,无限期拘押、枉法判罪、枉法杀人、虐待人犯等违反国法公正和国际公法的行为。为了保障人权、推行法治现代化,我们要求政府、人大和执法部门在近期采取以下措施:

一、检查并切实改善政治犯的生活、医疗狱政待遇。分批释放全国各地的民运政治犯及其它思想言论犯。

二、在即将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上批准1998年10月6日我国政府签署的《公民权利、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并以修改国内的法律法令,切实保障人民的合法权利不受非法剥夺。

三、在全国人大建立专门机构,统一指导和监督司法改革,维护独立审判和司法公正,坚持纠正一切违反实体法和程序法的执法犯罪行为。

四、在中国本土,建立中美和中西方联合人权监督机构,实施国际监督。

此致敬礼

2002年2月18日

中国公民:

(陕西)林牧、吴震、张宗爱、马俊、赵常青、林小平、高凯、魏光君、程小宝、师涛、颜均、路中明、

(北京)任畹町、何德普、金成、周国强、徐永海、王天成、陈青林、王建军、张存珠、马文都、刘静、高峰、赵昕、钱玉民、蒋福建、于林峻、刘建新、杨靖、朱锐、沙裕光、王志新、高玉祥、王林海、马强、侯杰、韩罡、王美茹、孙立勇、王军鹰、金艳明、章红、刘风刚、马少华、刘焕文、王沿海、张凤颖、胡默、陈青林、孙亦荣、钦欢、孙膑、王林键、路坤、张国华

(贵州)廖双元、莫建刚、李家华、方家华、金林志、熊晋仁、韦登忠、吴若海、杜应国、芦永强、黄燕明、孙光金、徐国庆、张重发、吴郁、薛德云、陶玉平、孙庭华、陈德富、季风、杜和平、徐应元、贾三友、赵金鹏

(东北)萧利君、冷万宝、唐元巂、贾伟、孔佑平、庞梅青、刘绍坤、梁立维、姜胜汉、李杰、迟寿柱、杨福文、全力、姜利君、王德丰、田晓明、刘俊吵、何震春、张素芝、杨世勇、利瓦伊、宁先华、杨亮、

(上海)韩立法、金济生、齐纪成、姚振贤、姚振义、杨勤民、朱国华、徐虹、姚天生、谈志华、徐纪成、杨宏伟、顾国平、王勇刚、应晚成

(四川)欧阳懿、张明、廖亦武、陈卫、陈明先、蒲勇、周志刚、邓永亮、鲁登川、吴嗣宁、朱易平、曾富洪、冯键、张德贵、何时茶、张宝龙

(重庆)邓焕武、李运生、何兵、阎家、王明、邓代坤、梁俊西

(浙江)陈龙德、王东海、毛国良、吴高兴、叶文相、赵万敏、傅权、金秀元、邹达祥、吕耿松、陈凡

(湖南)张帆、毛金祥、陈国金、蒋复兴、宋戈、胡曙光、李金鸿、唐基石、谭力、胡卓毅、廖国强、梁爱城、廖晚行、侯水竹、何横华、谢长发、金继武、

(山东)姜福祯、张铭山、申贵军、车宏年、于敖之、牛天民、刘玉宾、

(河南)王冰、薛红、安寿荣、安易荣、安永荣、安陆荣

(福建)张宝钦、陈延龄、陈健、王振军、陈一兵、陈鼎明、

(江苏)郭少坤、樊百华、王瑟

(广西)王治晶、李小龙、薛正标

(广东)刘抗修、杨天水

(湖北)刘飞跃、李卫平

(安徽)马良纲、沈良庆

(甘肃)王凤山、郭新民

(山西)李庆喜

(宁夏)陈晓昶

发表于:大参考总第1480期(2002.02.18)

**************************************

注 :再过3天,即2011年1月24日,何德普先生就要从北京市第二监狱释放了,本文特附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的有关信息如下:
住:北京市西城区朝阳庵大院9-1-5号,邮编100044;
联系电话:中国-北京-68355230,13161769766;
Email:hejia111@hotmail.com

One thought on “陈树庆:何德普释放剩3天,见证中国民主党人的团结协作精神

  1. 迎中国民主党战友何德普先生明日归来

    迎中国民主党战友何德普先生明日归来

    陈树庆

    三十年民运回首,万里江山觅英豪,
    民主党里有德普,选举组党敢担当。

    不负人民养育情,欲将自由泽中华,
    追求民主历艰辛,中流砥柱可歌泣。

    傲霜斗雪岂风雨,梅花香自苦寒来,
    八年炼狱节不辱,宝剑锋从磨砺出。

    征程漫漫且修远,披荆斩棘意志坚,
    攻难克险为那般,天下为公大道行。

    2011年1月23日完稿于中国杭州
    ******************************************************************
    注 :上述“赠诗”只是“纪事”与“展望”。
    何德普先生遭受长达8年3个月的政治迫害及摧残回家之时,我们浙江的民主党同志们更希望他能好好休养与恢复身体,多多照料八年多来忍辱负重、含辛茹苦的嫂嫂贾建英女士及孤苦的侄儿。
    虽然,我们和平理性而拥有道义上的优势,“进攻”的主动权通常都在我们这一边,但一盘散沙、潮起潮落的民众权利伸张还远远不是高度组织化的压迫力量之对手,现实的总体力量之悬殊,把握战局结果的主动权往往又不在我们这一边,相信前面的“战斗”对我们来说,也将一如既往地没有一个不是恶仗、没有一个不是险仗。
    俗语道:一张一弛,文武之道。祝何德普先生休息好、康复好,中国的民主之路还长着,战机多多,打不胜打。

    明天,即2011年1月24日,何德普先生就要从北京市第二监狱释放了,本文特附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的有关信息如下:
    住:北京市西城区朝阳庵大院9-1-5号,邮编100044;
    联系电话:中国-北京-68355230,13161769766;
    Email:hejia111@hotmail.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