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戈:谴责山东恶狱、恶警!

谴责山东恶狱、恶警!

(火戈)

笔者于一九九0年前后近十年期间,在国内走南闯北到过不少地方,因而对各地的民风习性,相比较地留有种种印象。所以,我觉得山东人的憨厚、诚实,一般说是很值得称道的。尤其是我熟识的那些山东朋友——牟传珩、孙维邦(孙丰)、姜福贞、燕鹏、刑大昆等等,更其个个都是仁人义士,人见人赞的山东大汉。这其中,自然包括尚存单纯、天真性情的小青年王金波在内。

可是,令人遗憾的事实是同上述让人看好的事列相反,山东的一些监狱的警察品质竟然那样的恶劣低下!他们的恶狠是出了名的,且恶行至今不改,现在依然如此。如政治犯王金波被虐待殴打等信息,仍频频传出而未予改善,这种违反人权的劣行,很令人发指!同样是处于极权统治覆盖下,比之其他省、市警方,你们为什么特别坏?!难道你们身上确有“差拔”、“虞候”等古老遗传基因吗?记得“六四”镇压中,山东警方是最凶狠的,光是青岛一地,被判处廿年—十多年重刑的就不止三、五个人!

我的老友孙维邦,几乎仅只表示同情游行学生的举措,就被作为重打对象,判处十三年徒刑!…

人们总还记得,召开中共十六大前夕,在海内、外一片抗议、谴责声中,山东当局仍坚持对牟传珩、燕鹏进行审判并处以徒刑——肆意制造现代文字狱!

王金波这位老实而毅勇的知识青年,我于一九九八年间认识他,并作过长谈,知道他还比较天真幼稚,因为只是二十出头的小青年嘛,但他追求正义的理想主义情怀是很感动人的。金波幸运而值得自豪的是他有一位很了不起的父亲。这位平凡而优秀的老兄弟,今后应当予以大书一笔的。

而金波的被判刑,其实是当局有意对他父亲——这位觉醒乡村教师的打击!对此,这位老兄弟心知肚明,但他只能对我们伤心地诉说,并默默承受再承受!现在,他只盼望儿子能活着出狱…

每当听闻金波在监内遭受殴打与虐待的消息时,作为他的友人,我们都是揪心地痛!但是,大家除了发出声援,也实在无其他营救之良法。近几天耒,笔者又看到范子良、樊百华等友人发出的呼吁、抗议文字,使在千里之外的我,再亦不能沉默无语,而。觉得也应大声予以谴责:作为古圣贤孔子的荣耀故乡,山东恶狱、恶警们正以自已的恶行,在侮辱自已的伟大祖先!但这些良知尽丧的不肖子孙,应知多行不义必自毙!不信,就等看瞧吧。

但是,我们不能消极地等着瞧!我们要尽可能地行动——呼吁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以及其他主持正义的国际组织,及时拿出实际有效措施,予以有力的制止。并且特别提醒像法国总统希拉克这样的西方政要,应很好学习哈维尔品格,力持道义;而不要再被商贸利益挤掉你们的良知!你们应少赚几块钱,少说几句昧着良心的话,以支持中国广大觉醒人民的苦斗呀!

http://www.bignews.org/20041130.tx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