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人权状况:致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公开信

山东人权状况:致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公开信

布什先生:

我们是中国山东省及青岛市的4个在押政治犯的家属。

最近发生在中国山东省、青岛市严重的违反言论自由、以言治罪、侵犯人权案件,不仅与中国现行的法律相违背,而且与中国政府最近签署的两个国际人权公约及中国政府在申办2008年奥运会主办权时对国际社会所作的:要逐步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的承诺是相违背的。因此我们希望在您这次访问中国之际,关注中国地方政府违反国际人权公约,践踏人权,违背奥林匹克精神的个案。

牟传珩先生是我的丈夫,他因在互联网上发表个人的政治见解,于2001年8月14日被青岛安全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逮捕,牟传珩先生现在被关押在青岛大山第一看守所已经长达六个多月。当局至今不准家属和律师会见,甚至不能通信。严重违反中国有关法律。我们现在找不到一个能为我们说话、讲理的部门,我和孩子衷心希望国际社会和布什总统阁下,能提醒中国政府及领导人,敦促山东地方政府遵守两个国际人权公约,无罪释放我的丈夫牟传珩先生。

我的丈夫燕鹏先生,与牟传珩先生同案7月11日被捕至今,被青岛公安局关押理由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燕鹏先生现在被关押在青岛大山第一看守所已经长达七个多月。家属和律师无法见面。燕鹏有严重的血液疾病,在狱中曾经犯病,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我和我的女儿恳求布什先生能,促使中国的山东地方当局,早日为燕鹏先生无罪释放,家庭早日团圆做件好事。

我是王金波的父亲,我的儿子王金波于2001年5月9日被捕。山东临沂公安局认为他在互联网上发表个人的政治见解,属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王金波先生现在被关押在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拘留所已经快九个月。

因长期绝食抗议,生命已经垂危。

2001年12月13日被判监禁4年,而法庭竟不让我旁听对我儿子的判决。

我儿子不服当局对他的逮捕和审判,绝食累计达一百多天,现在监狱每天强迫给他鼻饲来维持生命。我希望国际社会和布什先生能关心王金波的案件。促使当局释放我的儿子。

我是陈增祥的母亲今年75岁了,我儿子陈增祥于1998年在香港参加中国民主正义党,同年5月回青岛被捕,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了7年刑。陈增祥先生现在被关押在山东省微山监狱,刑期已接近4年。4年来,我一个人带着一个上学的孙子,实在是艰难。陈增祥患有椎键盘突出症,曾动过手术,在监狱里经常犯病。我们全家非常希望得到您的帮助,早日能叫我的儿子回来治病。

我们山东、青岛的政治犯家属,要求在布什总统访问中国时能亲自听到我们这些政治犯家属的请求,虽然我们中间有人已经受到地方公安局的威胁,我们仍然希望能在北京见到布什先生。

四位政治犯家属的姓名及联络资料:

荆秀兰——牟传珩的妻子。住址:青岛市市南区旌德之路9号3单元101户 电话:0532-5763880 邮编:266071

钟显业——燕鹏的妻子。住址:青岛市市北区高安路6号2单元101户 电话:13505421975 邮编:266000

王秀玉——王金波的父亲。住址:山东临沂莒南县十字镇东良店村 电话:0539-7278564 邮编:276600

刘淑英——陈增祥的母亲住址:青岛市延安一路八号院3号楼一单元304室 电话;0532-2727473邮政编码:266023

山东、青岛在押政治犯简介

牟传珩先生简介

牟传珩先生(Mu ,Chuanhang),男,汉族,现年47岁。

1955年10月23日出生于山东省烟台市,现为山东青岛市人。户籍地:青岛市市南区旌德之路9号3单元101户(福山天山小区)。电话:0532-5763880邮编:266071

牟传珩先生是中国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人权活动家、法学专家、谈判学专家、新文明理论创始人,山东”广交友不结社”朋友的精神领袖,自由撰稿人。20多年来为中国的经济、政治、法制改革写了大量的理论文章、政论文章,并创立了《新文明学说》,在国内外具有一定的影响。

牟传珩先生曾涉足文坛。但因性情不羁,厌恶“三突出”、“高、大、全”等文艺教条。1979“民主墙”运动爆发后,牟传珩先生得助于一批挚友响应,与邢大昆、薛超青、张晓旭、牟效柏、李协林、葛树邦等30多位朋友发起了山东第一个公开走向社会的政治反对派组织——“民主志友学社”,创办了综合刊《民主志友论坛》和纯理论刊《理论旗》两份刊物,并参与主办孙维邦先生创刊的《海浪花》,以“鲁基”为笔名,倡导社会变革,力主民主开放。从此开始了人权活动的生涯。20多年来历尽磨难矢志不渝。

1981年4月,牟传珩先生与各地“持不同政见者”同时被捕入狱,历时一载又一月。牟传珩先生出狱后,仍不断与国内外民运朋友广泛联络,提出以“广交友、不结社”原则回应中共打压。

1986年牟传珩先生以优异成绩获得国家自学考试(法律专业)大学文凭。1987年又通过全国首次律师资格公考。然而中国改革开放至今,十几年不准其执行律师职业,更甚者连牟传珩先生的工作权利都被剥夺。

1990年后从业于青岛金城律师事务所,并先后担任十余家企业法律顾问。

1991年,牟传珩先生与胞兄,联名出版了“双赢”谈判理论:《谈判学研究——谈判的理论、方法与技巧》

1993年又荣获山东省社科优秀成果奖和山东法学研究一等奖。同年牟传珩先生又在青岛海洋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再赢一次——谈判的决策与对策》一书,并先后三次再版。

1996年出版了100余万字的《谈判系列丛书》共5部(海洋大学出版社出版),引起包括港台媒体及法国电台的纷纷采访与报道,特别《赢:赢新格局》一书,首创了“新文明思想体系”,被誉为“大陆拓荒之作”。1996年用笔名出版了《经贸谈判签约与法律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

1997年出版了200余万字的《中华谈判法律实务丛书》(方正出版社出版)。1995年牟传珩先生为弘扬以“共同妥协”为核心的双赢新文明政治理论,出版了百余万字的系列著作,但不久便遭中共当局紧急封杀,青岛海洋大学出版社被罚停业一年,出版社正副社长全部被撤职,并波及了身为山东省政协常委的胞兄牟传琳被换届“改选”掉,进而也导致了牟传珩先生新着《中国应当言和》一书在出版社难产。

从1997年开始,牟传珩先生便在互联网上大量发表以《新文明宣言》、《二合出三圆和新思维》、《共同妥协圆和原理》、《中华圆和宪政变革论》为主干的,“共同妥协,全民和解,民主无类,双胜都赢”圆和新文明政治理论,并逐步形成了一种全新的民主思想体系。其近作《后对抗时代世界变局与中国变革》一书已经杀青。

2001年8月14日青岛公安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将积极为燕鹏先生鸣不平的牟传珩先生拘留并逮捕。不惜以牟传珩先生近年来在网络上发表的8篇文章为证据,牵强附会,断章取义。2001年11月30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于青岛中级法院刑一庭。然而青岛司法当局故意设置障碍,80多天,以致律师几次从外地赶到青岛都无法见到当事人牟传珩先生。剥夺了当事人的合法权利。青岛市司法当局这种行为,公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第36条条款及人大、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对诉讼法的司法解释。同时也违背了中国签署的两个国际人权公约的相关条款。

牟传珩先生现在被关押在青岛大山第一看守所已经长达六个多月。其妻子荆秀兰呼吁国际社会关注牟传珩先生案件。希望布什总统访问中国时能亲自听到政治犯家属的请求。能提醒中国政府及领导人,敦促山东地方政府遵守两个国际人权公约,无罪释放牟传珩先生。

燕鹏先生简介

燕鹏先生(Yan,Peng),男,汉族,现年38岁。1964年1月22日生,其山东青岛市人。户籍地:青岛市市北区高安路6号2单元101户电话:13505421975 邮编:266000

燕鹏先生是山东青岛的私营企业家,也是国内外知名的异议人士。在山东朋友中有“及时雨”之美名,国内的民运朋友无论你是谁,只要到青岛,有困难找到燕鹏,吃喝、住宿、外加路费他全都搞定。近年来曾因帮助民主正义党的朋友和民主党的朋友多次被青岛市安全局拘留。燕鹏先生多年以来坚守民主理念,坚持”不结社”原则,同时遵纪守法,生意越来越红火。

然而,燕鹏对民运朋友的仗义与对民主政治的执着追求,成为青岛安全局的眼中钉、肉中刺。从1998年因山东民主党谢万军在青岛被抓事件,青岛安全局施压给燕鹏一个酒店的房主单方停水、收回租约,迫使酒店关门。2001年燕鹏十几万元投资一块荒地,计划建一个花卉基地,又因青岛安全局插手使计划泡汤,血本无归。燕鹏先生成为青岛安全局重要的打击对象。

2001年7月11日正在广西省南宁市旅游途中的燕鹏先生。被一直跟踪、盯梢的青岛市安全局以”偷越国境”的虚假罪名拘押。7月12日牟传珩先生等许多朋友得知消息,多次前往青岛市国家安全局交涉,要求保释。时至中国申奥关键,青岛安全局声称可以研究。申奥成功的第二天,7月14日,却立刻变脸,正式拘留并查抄了燕鹏先生的家,成为中国申奥成功后侵犯人权第一案。并且不顾燕鹏先生身患严重血液疾病(病历已提交公安局),严重违反刑诉法第69条之规定,超期羁押至42天。8月23日,却又以宣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转为逮捕。现在燕鹏先生的案件已与牟传珩先生同案。虽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80天,但是燕鹏的妻子钟显业女士至今都没有看到燕鹏先生的起诉书,多次与当局协商都无法见到燕鹏先生。剥夺了当事人的合法权利。青岛市司法当局这种行为,公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第36条条款及人大、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对诉讼法的司法解释。同时也违背了中国签署的两个国际人权公约的相关条款。

燕鹏先生现在被关押在青岛大山第一看守所已经长达七个多月。燕鹏先生患有严重的血液疾病,在狱中曾经犯病,高烧不退,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燕鹏先生的妻子钟显业和女儿恳求国际社会关注燕鹏先生案件。希望布什总统访问中国时能促使中国的山东地方政府无罪释放燕鹏先生,帮助他们的家庭早日团圆。

陈增祥先生简介

陈增祥先生,(Chen,Zengxiang) 男,汉族,48岁。1954年2月20日出生,山东省青岛市人。

户籍地:山东青岛市市北区延安一路8号3号楼一单元304室。电话:0532-2727473 邮政编码:266023

陈增祥先生原为青岛造纸厂职工。1976年因去北京参加“天安门事件”,传抄悼念周恩来诗词,被公安机关拘押审二个月。

1978年民主墙运动崛起后,陈增祥先生曾协助孙维邦印刷出版民刊《海浪花》。后又参与牟传珩创办的《理论旗》担任发行工作。民主墙镇压后,系“广交友、不结社”的重要朋友。曾自费到全国各地为民主运动做过许多工作,使山东的民运与全国各地的民运始终保持协调和联系。因此一直受到公安当局监控。1997年秋应邀赴俄罗斯求学,求学期间陈增祥先生一直与海外各民运组织保持联系。

1998年春去香港会见王炳章等人,协商推动大陆组党运动,在王炳章等人鼓动下加入了中国民主正义党,并返回大陆,在各地酝酿建立政党活动。1998年5月23日在青岛被捕后,中共当局对其进行了密秘审判,在不允许家属旁听和律师辩护的情况下,以“颠覆政府罪”判有期徒刑七年,成为江泽民时代因行使组党权利被判刑的第一人,曾为国际社会广泛报道。

陈增祥曾关押于山东青岛莱西北墅监狱,经常一天劳动十五、六小时,目前陈增祥身患多种疾病:第四、五腰椎患有严重的椎间盘凸出症,曾动过手术。并患有类风湿关节炎。2001年5月1日因给江泽民写信,对监狱当局的非人道的待遇进行申诉,要求:

一、请求依法判定北墅监狱规范劳动时间,不得随意剥夺犯人休息权,不得随意延长劳动时间。

二、给参加劳动的犯人相应的劳动报酬。

三、依法清查监狱对犯人虐待、盘剥、殴打、克扣等问题。依法规范监狱干警对警械的使用权,不得滥用。

陈增祥先生并且依法起诉了监狱当局的违法行为。因此受到监狱当局的禁闭处分,并长时间不能与家属会见。又因青岛的朋友经常去监狱探望陈增祥先生,有关部门将陈增祥先生转移到离青岛近千公里的微山监狱。

陈增祥先生,家有古稀之年的老母亲与读中学的儿子无人抚养,生活极度困难。希望一切有正义感与同情心的朋友与组织予以人道主义援助。并呼吁有关当局给予陈增祥保外就医。

陈增祥先生现在被关押在山东省微山监狱,刑期已接近4年。4年来,一个老人带着一个上学的孙子,实在是艰难。陈增祥患有椎间盘突出症,曾经动过手术,在监狱里经常犯病。

陈增祥年过75岁的老母亲刘淑英女士,希望布什先生访问中国时,能帮助说情,让陈增祥早日回来治病。

王金波先生简介

王金波先生(Wang,Jinbo),男,汉族,现年29岁,1972年10月25日生。山东临沂市,莒南县人。

户籍地:山东临沂莒南县十字镇东良店村电话:0539-7278564 邮编:276600

王金波先生原山东临沂制药厂职工,曾任技术员。毕业于华东地质学院,应用化学系工业分析专业。

1989年他在莒南一中读书期间,曾化名给天安门广场上绝食的学生写声援信。

1997年开始通过网络和信件与国内、外异人士联系,因此被临沂市国家安全局传唤。

王金波由于1998年9月参与谢万军等人筹组的山东中国民主党,而丧失了个人活动的自由。他所在临沂制药厂倒闭,失去工作,被迫外出打工,但所到之处屡遭公安局的骚扰、扣押、遣送。几年来,他先后被无辜羁押、拘留10多次。

2001年5月9日,王金波再次被公安拘捕,原因是:公安局指控他在互联网上诽谤公安人员而对他拘留15天。王金波不服公安局对他的拘捕,于5月9日开始绝食以示抗议。5月24日公安局宣布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将他正式刑事拘留,后转捕。同年11月14日在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但法庭不允许王金的波的亲属参加,甚至连王金波的父母都不允许旁听。

王金波的辩护律师是临沂市三晨律师事务所的王清滨律师。王清滨律师对法庭指控王金波利用互联网在网络上发表要求平反“六四”及有关中国民主党及多党制的文章,进行了有力、有理的辩护。但是法庭根本不予理睬。12月13日,山东省临沂市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判王金波有期徒刑4年。在狱中王金波不服判决,决定向山东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并继续绝食抗议,决心以生命来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目前王金波先生在狱中累计绝食100 多天生命垂危,每天靠强行鼻饲维持生命。

王金波先生的父亲王秀玉先生和母亲尹德娟女士,对儿子的生命非常担心,希望国际社会能密切关注王金波事件。特别指出,希望布什先生访问中国之际,能提醒中国领导人关注此事件。至少能让他们两位老人见见王金波,劝他停止绝食,保重身体。

同时两位老人还对山东省临沂市当局严重违法、侵犯人权的行为提出抗议!并表示强烈不满。

首先是,山东省临沂市当局,不仅非法剥夺他们的法庭旁听的权利,而且至今没有拿到对王金波起诉书的副本。

第二,两位老人对当地公安局的骚扰和恐吓非常不满。他们不但遭到公安人员的直接恐吓,而且王金波的辩护律师也遭到威胁。当王秀玉先生向律师讨要王金波的起诉书时,律师为难得说,“不要难为我了,我为王金波辩护已经遭到有关部门的质问:为什幺给这种人辩护?你们是什幺关系?我若把王金波的起诉书给你,我的饭碗就保不住了。”

第三,2002年2月4日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公安局来人,当面警告王秀玉先生:你若要继续将王金波的事情告诉别人,扩大影响,连你也抓起来!

现在王秀玉和尹德娟两位老人为了儿子,已经做好了坐牢的准备。但是他们认为王金波的案件是地方政府违法办案造成的结果。他们希望利用一切方法和渠道,提醒中央政府关注王金波的案件。

同时,王金波先生在狱中,不服山东省临沂市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对他判处有期徒刑4年的判决,决定向山东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并且继续绝食抗议。

王金波先生现在被关押在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拘留所已经快九个月,因长期绝食抗议,生命已经垂危。王金波先生的父母强烈呼吁国际社会关注王金波的案件。希望布什先生在访问中国时,能关心王金波垂危的生命。敦促中国政府释放王金波先生。

http://www.bignews.org/20020218.tx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