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安门屠杀13年后——一个悬而未决的人权课题

中国:天安门屠杀13年后——一个悬而未决的人权课题

送交者:国际特赦组织 于Fri Oct 18 15:43:24 2002:

“感谢你们的来信……我们不会忘记那些在1989年牺牲的人。他们将永远与我们活在一起。有了你们的协助,我肯定我将活得更好。”(一封一名天安门母亲回复一名加拿大国际特赦组织成员的信件)

每一年,来自全世界的人都会纪念在1989年中国政府对亲民主运动进行暴力镇压的受害者。“那些在1989年牺牲生命或被囚禁的人是在要求政治改革、一个透明和负责任的政府,以及终止贪污腐败。大多数人以和平方式付诸以行动。”国际特赦组织如是说。

在镇压发生的13年后,尽管接到来自中外的请求,中国政府仍无法对那些在1989年亲民主示威中被杀、受伤及被囚禁的人负起责任。

其中一个在中国最多声音及易受攻击的组织,即天安门母亲,进行了向中国政府寻求补偿的运动。丁子霖(译音Ding Zilin)与其他的组织成员在今年获诺贝尔奖委员会提名。国际特赦组织继续支持天安门母亲寻求当局的赔偿和负责。

国际特赦组织记录了195名仍被囚禁的人的个案,他们是在迅捷及不公平的审讯后被囚禁,他们不是因为参与1989年的亲民主示威,就是要求重新检讨官方对该次示威的“裁决”。真实的数字更高;那些因他们在1989年的活动而被囚禁这的事迹继续传达到国际特赦组织的手中。

“受害者的圈子逐年扩大,”国际特赦组织表示,“那些欲在6月4日对镇压进行周年纪念的人,继续被逮捕及被囚禁在劳改营。那些要求重新检讨该宗事件的——有者通过互联网发出诉求——也被逮捕及因对镇压引起关注而被判刑。

王金波,山东省的中国民主党成员,于2001年被判以颠覆罪名而被监禁4年。他被控以若干罪行,包括在网上发表促中国政府推翻官方对1989年亲民主示威的裁决的讯息。

另一名异议份子,黄琦(译音Huang Qi),来自四川省成都,于2000年6月3日,即1989年天安门屠杀事件11周年纪念的前夕被逮捕。他的网站部分是建立来协助寻找1989年亲民主示威比镇压中的受害者的亲戚与朋友,以及发表有关1989年事件的文章。

黄琦过后被控以颠覆罪,但他的审讯被展延数次。最后他于2001年8月14日被秘密审讯。他的家人不被允许出席,而过后没有如何判决被宣布。

随着这两宗逮捕后,发生了一连串拘留与审讯,这反映了政府正在进行防止一切重新检讨或讨论13年前1989年屠杀事件的决心。

国际特赦组织重申它对中国政府的诉求,即释放所有因与1989年亲民主运动有关系而被监禁的囚犯,并对所有被杀者和受伤者负起责任,且为其家人发出补偿。“这将为过去违反人权寻求补偿的漫长斗争的划上句点,并成为中国一个重要的步伐,因为国际社会已通过成立国际刑事法庭,以展示它对解决违反人权事件的支持。”国际特赦组织如是表示。

美议员呼吁中国释放政治犯

在美中峰会即将于布什总统私人牧场展开的前夕,美国国会议员呼吁中国释放扬建利等更多的政治犯。观察说,中国政府现在比较愿意释放美方提供的名单上的政治犯,因为此举相对来说比较容易显示出中国愿意改进美中双边关系的意愿。

人权一直是美国和中国之间分歧最大的问题之一,而释放政治犯也成为中国手中对付美国的一张经常打出的牌。

不久前获得释放的美利坚大学学者高瞻,在谈到中国政府在江泽民和布什即将举行高峰会谈之前释放了被长期监禁的西藏尼姑阿旺桑珠的时候这样说:“中国政府必须保持一定的政治犯存货。当他们和美国打交道的时候,这些货品可以根据需要适当出一点。当然不能一下子全放完。”

《华盛顿邮报》引述北京外交人士的说,中国政府正在考虑满足美国提出的释放政治犯的部份要求。原因是释放持不同政见者相对来说比较容易显示出北京愿意改善美国和中国的双边关系。这位外交人士说:“他们(中国政府)不愿意,同时也不可能在人权问题上做出真正的,可以明显看出来的让步。例如允许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实行法制,以及重新考虑西藏地位等,因此北京转向美方提供的政治犯名单。”这位北京外交人士还说:“在和美国打交道的时候,释放政治犯的做法特别有效,可以明显改善两国的双边关系。”

*仅释放尼姑不够*

美国国会议员考克斯在江泽民即将访问美国前夕举行的有关要求中国政府释放被关押的持不同政见者扬建利博士的新闻发布会上,再次重申他们希望看到扬建利的案子会在美中克劳福特牧场峰会上被讨论。并看到中国以释放政治犯的具体行动来表明他们愿意改善双边关系。考克斯说:“扬建利被关押违反了中国自己的法律和国际法。美国应该在克劳福特峰会上明确向中国方面表明,继续关押扬建利对美国来说是不能接受的。”

马塞诸塞州民主党籍众议员弗兰克说,中国释放一名西藏尼姑是不够的,中国应该释放更多的政治犯。弗兰克说:“我们要向布什政府和中国政府说明的是,只释放一名政治犯是不够的。最近提到西藏尼姑的获释,这种只释放一个人就能够说明是人权方面获得进展的说法是中国政府错误的估计了形势,他们关押的政治犯中很多根本就不应该被关进监狱。他们作的事情在一个文明的社会里是不应该被关进监狱的。”

*布江峰会反恐为主*

下个星期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对美国的访问,很有可能是他最后一次以中国党政军最高领导人的三重身份访问美国。中国政府似乎显示出要不惜一切代价要保证这次访问成功。中国外交部美大司司长何亚非最近说,江泽民应邀到布什总统在克劳福特的私人牧场作客,不仅显示出两国领导人密切的私人关系,同时也说明两国关系的成熟和密切。

据《华盛顿邮报》透露,美中首脑会晤的时候,伊拉克和北韩问题将是主要议题。两位领导人还将签署美国对海关检查提供技术性援助的条约,并且确定美、中就人权问题举行下一轮会谈的日期。中方官员表示,他们看不出任何因素可以阻止美中两国首脑谈论台湾问题。《华盛顿邮报》援引中国外交部一位高级官员的话说:“我们注意到美国方面最近(在台湾问题上)调子有所变化。”他指的是最近美国官员发表的有关反对台湾单方面宣布独立的讲话。目前还不清楚布什会不会亲手向江泽民递交一份美国要求中国政府释放的政治犯名单。据《美联社》报导,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麦克-安顿说,“他不能确定布什总统会不会向江泽民提到扬建利的案子,但是人权问题将肯定是会双方讨论的重要议题。”

*扬建利妻子再次呼吁*

扬建利的妻子傅湘在江泽民即将访问之前,再次呼吁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让扬建利早日释放,和家人团聚。鉴于中国政府愿意在释放政治犯方面做出让步,人权观察家说,布什政府也正式使用政治犯名单来作为两国间人权对话中的一种新的,更具有商业谈判味道的对话方式。去年十月,中国方面表示愿意在美国为首的反恐阵线中合作,美国外交官员向中国提供了一个74人的政治犯名单。中国方面对其中68人的情况做出了说明,至今为止,已经有近30人获得释放或者减少了刑期。

目前布什政府在和中国官员举行会谈的时候,采取抓重点的方式,也就是反复和中国交涉五个最重要的政治犯。布什政府官员也呼吁前往中国访问的美国国会议员和他们保持一致,让中国听到同一个声音。最近美国驻华大使在一次公开集会中再次提到这五名政治犯的名字。他们是中国民主党负责人徐文立、新疆前人大代表女企业家热比亚、地下教会神父苏志明、因为揭露辽宁省长薄熙来而被关押的东北新闻工作者江卫平、以及由于参加要求西藏独立示威活动而被监禁的西藏尼姑阿旺桑珠。阿旺桑珠已经在今天获得释放。

今年二月布什总统访问中国的时候,美国方面交给中国的一份政治犯名单上,除了上述五人之外,还有因为被控泄露有关抗美援朝资料的学者徐泽荣,因为给美国之音写信诉说冤情的中国农民韩春生、劳工领袖刘京生、以及美国商人方复明以及刘亚平。

*人质外交?*

有些人权活动人士批评美国的这种提供政治犯名单的做法是“人质外交”。他们批评说,美国等于是在变相奖励中国政府释放那些他们本来就不应该逮捕的人。他们说,美国的这种做法只帮助了很少一部份人,而中国监狱中有成千上万的没有得到公正审判而被关押的犯人。不过,美国驻华大使雷德最近说,美国提供的名单“涉及美国所关注的广泛的领域”,名单是从国会和非政府组织中提供的材料中选出来的。“这份名单对美国和中国正在进行的人权对话能够产生具体成果方面起到重要的意义。

http://www.bignews.org/20021018.tx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