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崇淮妻子焦霞卧病盼团聚 任自元家属两年没见亲人面

齐崇淮妻子焦霞卧病盼团聚 任自元家属两年没见亲人面(图)

2012-01-26

被山东滕州当局加刑期数年的前《法制早报》山东记者站记者齐崇淮的妻子焦霞新春佳节卧病在床,述说两个春节不同心情。而被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十年的山东异见人士任自元家属两年没见亲人面,有分析认为,可能任自元得罪狱中官员受罚。

资料图片:前《法制早报》记者齐崇淮(大纪元)

在去年六月九日前《法制早报》山东记者站记者齐崇淮即将服完四年徒刑之际,又被滕州法院以“敲诈勒索与职务侵占罪”判处13年徒刑,合计执行12年徒刑。去掉之前的四年,他还要服刑八年,这对于他的妻子焦霞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新春佳节,焦霞卧病在床,她和一对儿女没有心情过年,而齐崇淮也没有来电话,焦霞很担心。

她周四对本台表示:“他连个电话也没打,是不是在里面有啥事啊,我过两天去看看,我头晕,现在正躺着呢,他要是出来有多好啊!一个家没有男人连个家都不是了,一到春节的时候,我跟孩子怎么办啊,今年过的还不如去年呢,去年过的时候还觉得他快出来了,现在我怎么去坚持8年啊!我还能活8年吗?这次对我打击太大,对我心里造成了伤害,我没有想开,我现在身心疲惫,原来有盼头,觉得他四年很快会回来,要不说每逢佳节倍思亲,我现在感受到这句话,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了。”

而齐崇淮二审维持原判,他本人依然坚持申诉,焦霞12月19号最后一次见他时,他要求见律师。齐崇淮知道,他之所以被加刑与他在监狱里写东西揭发滕州官员有关,到今天的地步,完全是地方官员的报复行为。

焦霞说:“他想见律师,他说在滕州那边又得罪了领导,跟他在监狱里面写东西有关系,反正他写得很敏感的,触动了哪个官员的神经。我说到底是谁啊?为什么制人于死地,为什么抓住不放?”

焦霞感谢外届对他们一家的关注,她表示没有外界的支持与鼓励,她活不到今天。

此外,2005年5月10日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济宁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次年3月被济宁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的原山东省邹城市第十中学教师任自元,自2010年3月他父亲最后一次在监狱探视后两年来家人一直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当时任自元很消瘦,其父得知他2009年患上肺结核,4个月后才被允许就医,当时会见时他的病情已经有所好转。期间,他的父亲两次前往监狱为其送生活费,但不知他是否收到。任自元在监狱中不仅被禁见家人,两年来家中连他的一封信也没有收到过。

他父亲曾多次到监狱要求探视儿子,但监狱或以“预防甲流”或以“任自元不服从管制”等理由拒绝了会见。

山东异见人士车宏年周四对本台表示:“估计可能是倔强劲儿上来了,可能在里面有一点摩擦以后就不让家里见了,有这个苗头,因为什么呢?它里面经常有犯人打人啊,他就开始对这种方式方法进行反抗啊,因为监狱里暴力行为很常见的,我曾和公安局方面也交涉了一下,他说,司法部门我不太清楚,他也没给我答复,不好答复,估计他在里面肯定出事了,可能就出了问题,不好通融了。”

任自元的判决书中称,他起草组织章程、纲领,筹备建立“中国大陆民主阵线”。明确提出“推翻中共反动腐朽统治,推翻中共之意识形态和价值取向”,“组织、策划、实施了颠覆国家政权的一系列违法犯罪行为”。

据悉,任自元目前被关押在山东省监狱,王金波、牟传珩等异见人士也曾关押在此,他们都曾被剥夺亲属的探视权和与家人通信的权利。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