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波:《零八宪章》的方向是未来中国的方向——“人权日”答“零八宪章论坛”问

王金波:《零八宪章》的方向是未来中国的方向
——“人权日”答“零八宪章论坛”问

王金波,男,山东莒南人,1972年生。异议人士。1998年参与筹组中国民主党。2001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4年。2005年出狱。2007年加入独立中文笔会。2010年签署《零八宪章》。

《零八宪章》论坛:12月10日是著名的“国际人权日”,六十四年前的这一天,《世界人权宣言》被联合国大会通过,世界人权运动从此有了一面世界性旗帜。四年前的这一天,由刘晓波先生和张祖桦先生主笔的《零八宪章》横空出世,中国民主人权运动有了一面光辉夺目的旗帜。请问您作为《零八宪章》签署人之一,能否谈谈四年来《零八宪章》对于当代中国民主维权运动所起的作用?

王金波:毫无疑问的是,《零八宪章》是对三十年来中国民主运动的总结和对未来中国的展望,在现阶段其最突出的一个作用是:中国的当代民主运动拥有了一面包容性最大、涵盖面最广的旗帜。

《零八宪章》论坛:《零八宪章》还在孕育阶段时就遭到官方的关注和打压,2008年12月9日,也即《零八宪章》正式发布的前一天,北京当局便拘捕了《零八宪章》主要起草人之一刘晓波先生。几乎与此同时,《零八宪章》另一位起草人和发起人张祖桦先生被抄家。宪章公布后,执政当局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打压《零八宪章》的狂潮,不仅每一位《零八宪章》签署人都受到传唤,而且公然逮捕刘晓波先生,并组织陈奎元、钟哲明等御用学者著文批判《零八宪章》;在08年底和09年初,最高当局还针对《零八宪章》所提出的民主宪政制度设计,公然抛出“邪路论”和“五不搞”的观点,请问执政当局为什么如此惧怕并围剿《零八宪章》?

王金波:很简单,《零八宪章》体现的是普世价值,而普世价值是不可阻挡的。执政当局其实很清楚《零八宪章》的威力所在,所以才如此惧怕并围剿《零八宪章》。

《零八宪章》论坛:《零八宪章》虽然受到执政当局的野蛮封锁和打压,但从第一批303人签名以来,共有28批共计12881人签名支持,在中华大地掀起了一场各界人士蔑视当局打压的《零八宪章》签名运动,请问原因何在?

王金波:《零八宪章》代表的方向是未来中国的方向。

《零八宪章》论坛:众所周知,执政当局对《零八宪章》的最严酷打压是对刘晓波先生的迫害。2009年6月23日,被软禁半年的刘晓波先生遭到北京当局的逮捕,同一年的“世界人权日”刘晓波先生被正式开庭审理,12月25日被以“煽颠”名义处刑11年——这是迄今为止被以“煽颠”罪名判刑时间最长的民主人士,其主要罪证便是起草《零八宪章》。但中国政府对刘晓波先生的迫害并不能淹没刘晓波先生和《零八宪章》对人类正义事业所作出的伟大贡献,也正因此,2010年10月8日,挪威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将2010年度的“和平奖”授予刘晓波先生。您能否从“和平奖”的角度谈一下《零八宪章》与刘晓波先生对于中国民主宪政事业所具有的重要意义?

王金波:《零八宪章》是中国民主宪政事业的旗帜,刘晓波先生是中国民主宪政事业的道义领袖,而诺贝尔和平奖这一人类最高荣誉的奖项正是对《零八宪章》和刘晓波先生的肯定,这种肯定体现的是全人类的价值。

《零八宪章》论坛:众所周知,“诺贝尔和平奖”是全世界公认的人类最高人权奖项。截至目前为止,所有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世界知名人士都对人类进步事业做出过巨大的努力和贡献,刘晓波先生也不例外。但中共当局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将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继续关押在监狱中,您能否对北京当局的这一“壮举”做个简单评价?

王金波:做出这个决定的人将来会后悔的。

《零八宪章》论坛:中国作家莫言先生在获得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后答记者问时,明确向最高当局喊话说“释放刘晓波!”,有传言说北京当局有意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将刘晓波先生“送出”大陆。请问您认为执政当局会有这样的诚意吗?此外根据您对刘晓波先生的认知,您认为他会像魏京生、王丹及陈光诚等人一样选择出国过“流亡”天涯的生活吗?在释放刘晓波先生问题上您想对执政当局说点什么呢?还有,您想对仍然在锦州监狱服刑的刘晓波先生说点什么呢?

王金波:据我所知,刘晓波先生和刘霞女士都不愿意出国,尽管我真心希望他们早日结束现状,尽可能恢复多一点的自由。我希望中国政府能早日恢复刘晓波先生和刘霞女士的自由,也希望刘晓波先生能早日和刘霞女士团聚。

《零八宪章》论坛:从广义上讲,中国民主转型事业实际上是一场波澜壮阔的公民运动,无论是上个世纪后期的传统“民运”,还是本世纪初兴起的维权运动都可以说是中国公民运动的阶段性演进。而且这个民主转型事业是一场涉及五分之一人类的宏大事业,它需要体制内外、朝野上下各方面力量的共同努力。也正因此,《零八宪章》在“结语”部分才公开提出:“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请问,作为《零八宪章》签署人,作为关心中国现代化转型并为之做过巨大努力的人士,您认为在未来五年时间应该怎样开展中国公民运动,从而更好地推动民主中国和宪政中国的早日到来?

王金波:我有个尚未完全考虑成熟的“三不主义”:不抱有任何幻想,不排除任何可能,不放弃任何努力。简言之,就是不把希望寄托在权力者身上,但不排除权力者被动改善现状的可能,而未来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的提前和基础是民间社会本着公开、理性、非暴力的原则拓展自身的力量。

2012年12月7日

文章来源:零八宪章月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