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波:我又开了一个博客

我又开了一个博客

王金波

2013年6月28日,我又开了一个博客。在此之前,我已开过几个博客。

我曾因“煽颠”坐过牢,上了某个黑名单,而我又没有足够的精力在墙内打理一个令我满意的博客,所以博客一直建在墙外。

我最早的官方博客,是我的博讯文集。博讯上有三个以我的名字命名的博客。第一个是在我坐牢期间,独立中文笔会在博讯的《狱中作家文集》栏目中帮我建的(http://blog.boxun.com/hero/wjb/),收录我的小档案和几篇文章。第二个是2005年我自己建的(http://blog.boxun.com/hero/wangjinbowenji/)。后因网址太长,我嫌麻烦,又建了第三个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jbw/),此博客后来成为我在博讯的正式官方博客。

2010年6月4日,我在Google 的Blogger上开了一个博客。此前我见过一些人使用Blogger,但一直没尝试。这天看到《凌沧洲诗歌博客》(http://lingcangzhou.blogspot.com/),研究了一番,发现在这里开博客非常简单。而我的博讯博客,只用作发表我的原创文章,我正打算建一个以转载为主的博客,所以这个新建的Blogger就起了这个作用。

但这个Blogger使用了不到20天,发了32篇文章,就停用了。我在牛博开了一个新博客(http://www.bullogger.com/blogs/wangjinbo/),因我发现牛博聚集着大批我喜欢的作者。

这个牛博博客也基本是转载。然而用了没多久,我又放弃了。原因是,2010年8月31日,我开通了独立博客(http://wangjinbo.org/)。

顺便说一句,牛博国际现在已打不开了,我的那个博客也找不到了。

独立博客刚开通时,墙内可以访问。9月5日起我开始在上面转载刘晓波的文章,并通过推特(https://twitter.com/wangjinbo)把每一篇文章介绍给大家。刘霞看到后,也会转推。

2010年10月8日,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11日,我被警方上岗。12日,我的独立博客被墙,只有在墙外才能访问。13日,在墙外也不能访问。后来能在墙外访问,但继续受到攻击。21日添加SSL服务(https://wangjinbo.org/),墙内可以访问。30日SSL在墙内失效,必须翻墙才能访问。11月3日,我获悉这个域名“得到了最高级的封锁待遇:DNS劫持,也就是DNS污染,任何在大陆的人访问你的网站时都会得到虚假的IP,只有使用全局VPN才能访问到。封锁法轮功的网站和Twitter、Facebook都是用的这个方法。”另外还了解到,此前刚被封锁的1984BBS,GFW没有启用DNS污染。也就是说,在GFW眼里,我这个独立博客的“危害性”更甚于一个较有影响的BBS,而跟法轮功和Twitter、Facebook等网站是同一级别。

我感到不可思议。我只是把“释放刘晓波”的图片放在博客首页,并转发了刘晓波的一些文章,这能怎样啊?另外,自10月下旬起我已暂停转载刘晓波的文章。

2011年初及随后的茉莉花事件期间,我的独立博客虽没转载那些所谓敏感信息,但也曾遭到过莫名其妙的攻击而有时不能访问。此后的两年,也偶有类似遭遇。

2012年,我把收集到的刘晓波的文章全部上传到了独立博客。今年5月15日开始,我再次在推特上发布这些文章的链接,一般每天两篇。大约一个月后,6月中旬,独立博客无法访问。经测试,国内翻墙和在海外直接访问均失败。

6月28日,我开通了一个新的Blogger(http://wangjinbo2013.blogspot.com/),命名为“王金波的Blogger”,开始转载刘晓波的文章。7月1日开始,经过设置,我的推特帐号每天上午10点开始每隔10分钟定时发布这个博客上的刘晓波的两篇文章的链接。

奇怪的是,7月3日我还请海外的朋友测试,独立博客不能访问,4日即能正常访问。我不知道这跟新Blogger开通是否有关。今天,我把新Blogger标题修改成“刘晓波文集”,网址也做了相应修改(http://liuxiaobo2013.blogspot.com/)。

即使“六四”期间,独立博客也能正常访问。约10天后,即在持续用推特发布独立博客上的刘晓波文章的链接一个月后,却不能访问。又过了约20天,也即在我开通新的博客6天后,独立博客却恢复了正常。真是莫名其妙。这事不能不让我联想到,正是因为我在独立博客上传了释放刘晓波的图片和转载了刘晓波的文章,才遭此厄运。也就是说,受到了刘晓波的“株连”。

我于2006年4月来北京后,除2008年春被北京警方找过两次,直到2010年10月11日,在长达接近两年半的时间,北京警方并未通过见面的方式对我采取强制措施。2010年10月8日当晚,很多人被上岗,而我仍“逍遥法外”。10日,我发表文章表达对刘晓波获诺奖的支持,并于当晚在推特首次向世人转述刘晓波见到刘霞说的第一句话“这个奖首先献给六四亡灵”,导致11日起警方对我上岗62天。此后至今,每到一些特定的日子,比如“六四”、“十八大”、“两会”,甚至包括今年4月和6月刘霞的弟弟刘晖的案子两次开庭,我都会受到某种“特殊关照”。

这是典型的“株连”。株连是统治者实施暴政的一项刑罚政策,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而在当代中国更被发挥到极致。

根据当事人和被株连者的关系,株连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株连亲属,最严重的是株连九族;另一种是株连非亲属的其他人。这两种情况,在当代中国的毛泽东时代,均达到令人发指的程度。比如1957年北大学生林希翎被打成右派后,短短一个月里,“单单在北京,因我被打成‘右派’的就有170多人,在全国各地更是不计其数。”(林希翎语)

对刘晓波来说,首先受到株连的是他的妻子刘霞。刘霞从2010年10月8日起失去人身自由,十几天后与外界失去联系,直到2012年12月4日美联社记者突破封锁采访到她。此后,刘霞有过几次跟外界的直接接触,包括2012年12月28日徐友渔等人的“闯关”,以及今年4月和6月刘晖案两次开庭。但是,刘霞的基本境遇没变,楼下的看守依旧。

仅仅是刘霞受到株连也就罢了,2012年刘晖竟也被刑事拘留,虽曾被取保候审短暂获释,但今年再次被捕且竟判11年重刑。律师认为刘晖的罪名不成立。而此前早有警方威胁过刘霞:“你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我们会收拾他们的。”所以要说刘晖案不是株连,鬼才相信。

其次,受到刘晓波株连的,还有包括我在内的非亲属。这个范围太广了。2010年底,有个刘霞邀请出席诺奖颁奖典礼的国内143人名单,我忝列其中。不仅这个名单上的人,就连他们的亲属,比如卢跃刚的妻子(11月10日)、丁东的儿子(11月14日)、吴思的女儿(11月中旬)、曾金燕的丈夫(胡佳)的妹妹、滕彪的妻子,那段时间也被禁止出境。我的妻子,因曾有海外生活经历,虽当时没有出境计划,也被暗中盯梢。而不在这个名单上的一些人,竟也受到株连,比如芳草、王京龙、端启宪、于方强、刘晓原、茅于轼、艾未未、沈亮等人被禁止出境。

这样一想,我觉得我的独立博客是受刘晓波“株连”而瘫痪,似乎能站得住脚。那么,在推特上发的刘晓波文章的链接,暂时不用独立博客,只用“刘晓波文集” (http://liuxiaobo2013.blogspot.com/)吧。

2013年7月15日于北京

首发《北京之春》2013年7月15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