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波:是可忍,孰不可忍——晒晒吴弘达的险恶用心

是可忍,孰不可忍——晒晒吴弘达的险恶用心

王金波

前天(25日)无意中听说吴弘达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我,很是吃惊。但太忙,次日(26日)才有空在网上搜到这篇文章(《给王菁的公开信(三)》,以下简称吴文),匆匆扫了眼跟我有关的段落,发觉吴弘达居然在歪曲事实、混淆视听、造谣惑众。直到现在我才有空坐下写这篇短文以正视听。

一、我申请雅虎人权基金的经过

首先,吴文首次公开提及我曾“获批劳改基金会的人权资助”,但却通篇未提雅虎人权基金,继而借此模糊焦点、混淆视听。以下我先扼要介绍一下事情的原委。

2008年1月1日雅虎人权基金成立后,尽管有朋友劝我申请,但被我婉拒。因为2001年5月我被拘捕后,当局没能从我身上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因为我面对提审做到了接近“零口供”),只得仅拿我1998年参加中国民主党筹组的事来“定罪”。所以,我的判决书没有提及我在海外发表的文章。而我基于认为雅虎人权基金关注的重点是言论自由,所以没打算申请。

但2008年4月,一个外地律师来北京告诉我,雅虎人权基金已给国内一些政治受害者提供资助,让我也申请。我说出不打算申请的理由,他却说国内已有多人申请成功,很多人也如我一样,并非名义上的言论自由案,只要是政治犯都可申请。

我被这个律师说动了心,于是征求刘晓波的意见。刘晓波说你们是受害者、雅虎是作恶者,你们获得赔偿天经地义,并建议我申请两万美元,介绍我找廖天琪具体办理。

5月,我通过廖天琪向雅虎人权基金递交申请。8月,署名(后知是化名)史毅平的雅虎人权基金工作人员来信告知,我被批准四千美元资助。几天后我收到其中的两千美元。

2009年8月,我给史毅平去信,希望得到剩余两千美元资助。经多次催促,2010年6月,史毅平寄来一千美元。

二、雅虎人权基金工作人员的逻辑令人惊讶

我是2006年4月初离开山东老家到北京生活的,此后接近两年,北京警方没直接找我。2008年3月29日,北京的市局、区分局、派出所三级警方联合传唤我,其间用90%以上的时间诋毁刘晓波。5月5日,分局警方约我在一个茶馆喝茶。几天后我搬离该区,此后接近两年半北京警方没直接找我,直到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2010年10月11日,我因撰文支持刘晓波,并替刘霞公布刘晓波对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态度,而被北京警方非法拘禁62天至12月12日。2011年2月22日至3月15日我又被连续非法拘禁21天。此后几个月我被多次骚扰和短暂拘禁。这给我的私人生活带来极大干扰。

2010年8月31日,朋友帮我开通独立博客(wangjinbo.org)。在我被非法拘禁前后的一段时间,我集中几次在博客上传大量文章,包括我自己写的文章、刘晓波的一千多篇文章,后来又在网上搜集我坐牢期间提及我的文章。其中,因《大参考》比较全面地刊登了我坐牢期间的有关报道,我把在该网站以“王金波”为关键词搜索的结果全部上传到博客。

2011年11月,我致信史毅平,希望获得剩余一千美元资助。由于没得到回复,我于12月和次年1月又两次去信。2012年3月,史毅平终于给我回信,但信的内容却让我大吃一惊。

该信声称,有读者提醒他们注意,我于2011年2月26日在“王金波的独立博客”上贴出一篇2004年的旧文,我“也是这篇文章当年的签名人之一。该文章对吴弘达极尽污蔑、诽谤之能事,颠倒黑白,无中生有”。既然我“是该文章的签名人”,且又旧文重贴,我“肯定是认同该文章的理念,支持该文章的‘要求’的。”

该信还说,雅虎人权基金旨在帮助中国的互联网审查制度的受害者及其家属度过经济难关,从而推进中国的民主事业,我“一边享受着雅虎人权基金的资助,一边对该基金的提供者和管理者口出恶言,肆意诽谤”,这在我“个人当属于忘恩负义,道德败坏”;在他们则是“审批疏漏,以至于出资‘怂恿’内耗,自掘民主力量的坟墓”。

该信最后称,职是之故,他们决定终止对我的资助,亦不会再受理我提出的其他申请。

我在两个多小时后看到此信,立即回复。

我在信中表示,首先感谢贵基金对我曾经提供的三千美元的资助。其次,我对你们的逻辑感到惊讶。大约一年前我在网上收集了一些提及我的名字的旧文章放在我的博客,不论这些文章对我是批评还是赞扬。比如2001年王小宁对我的文章的批评,很明显我不赞同他的观点,并且专门写文章对他进行反批评,但我还是把他的文章也放上去了(http://wangjinbo.org/archives/4397)。基于同样的考虑,我也没有特别留意我贴的文章对别人是批评还是赞扬。

我接着说,你们提及的那篇批评吴弘达先生的文章发表于2003-2004年,我于2001-2005年系狱,怎么可能成为该文的签名人之一?我的亲人连吴弘达先生的名字也没听说过。你们终止对我的资助,那是你们的权力,我也不再向你们继续提出申请。但我不会接受你们对我的评价,并且保留对你们进行反批评的权利。

最后,我在信中提出,我和刘贤斌有几篇曾在劳改基金会主办的《观察》杂志上发表的文章至今没有兑付稿费,请吴弘达先生查一下账目,补发给我们稿费。

其中有我的两篇文章。一篇是我写的《中秋忆师涛》(http://guancha.org/info/artshow.asp?ID=36538),另一篇是我父亲口述、我整理的《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同龄人的民间记忆(一)》(http://guancha.org/info/artshow.asp?ID=55348)。

另三篇是刘贤斌委托我找个有稿费的地方首发他的1999年判决书和狱中书信集,我当时首先想到的就是劳改基金会主办的《观察》(http://guancha.org/info/artshow.asp?ID=64721;http://guancha.org/info/artshow.asp?ID=65073; http://guancha.org/info/artshow.asp?ID=65413)。

第二天,我又给史毅平去信表示,我仔细看了他说的那篇文章,确实我不能认同该文对吴弘达先生的评价。2011年2月26日我一共上传大约38篇文章,这些文章我都没仔细看,甚至多数文章我连看也没看。这是我的疏忽,所以已删除他提及的涉及吴弘达先生的那篇文章。但是,我仍希望贵基金能认真回答我的问题。并且,我绝不会接受贵基金对我的评价。而正是你们的这个错误评价,才是你们真正的“疏漏”之一。

三、雅虎人权基金工作人员的指责不能成立

我必须指出,史毅平对我的指责,是不能成立的。

首先,我不可能参加那样一个签名,而我家人也完全不知情。因此,史毅平指责我是当年的签名人,违背常识,毫无道理。

其次,那个签名的组织者已解释得清清楚楚,“有的人受到压力和个别家属婉拒签名。很多人无法联系”,“定有大量遗漏和个别不确”,“在通告内容上定然粗简。被批评者、捣乱者很可能会利用操作的遗漏、疏忽和粗简做文章。”因此我的名字虽被列上,但仅凭逻辑就不能排除组织者并未征得我家人同意的可能——事实正是如此。

再次,正如我在信中所说,我的博客转载了王小宁批评我的文章,尽管我不赞同他的观点。我认为,一个胸怀宽广坦荡的人,不可能害怕别人的批评。所以,如果吴弘达管理雅虎人权基金的目的真是为了推进中国的人权民主进步,就不应仅仅因为我的博客转载批评吴弘达的文章而认定我“口出恶言,肆意诽谤”,“忘恩负义,道德败坏”,并以此为借口拒绝向我提供雅虎人权基金已审核通过的资助。

最后,雅虎人权基金章程中是否有“接受资助者不得批评吴弘达”或“不得传播批评吴弘达的言论”的规定?如果有,请雅虎解释原因,因为这不符合人权的普适原则。如果没有,就只能是吴弘达违背雅虎人权基金章程,假公济私,歪曲雅虎初衷,理应退出雅虎人权基金管理。

此外,我和刘贤斌在吴弘达掌控的《观察》发表的五篇文章的稿费,至今吴弘达及其掌控的基金会没有给出任何说法,我有理由怀疑这五篇文章的稿费已被吴弘达贪污。

四、当时我对那篇批评吴弘达的文章的态度

那么,史毅平提及的那篇文章的内容到底是什么?这篇题为《调查美国对中国民运援助的公平性,应该首先调查吴弘达 Harry Wu——吴弘达不代表中国民运的政治经济利益,缺乏获得大额援助的权威合法性》的文章在《大参考》的网址是(http://www.bignews.org/20040209.txt),转载于2004年2月。

由于我认为吴弘达确实曾对中国人权进步做出一些贡献,包括对国内部分政治异议人士提供了一些帮助,所以,我并不完全认同此文对吴弘达的评价。而且,此文的措辞之激烈,也不符合我的习惯。如果当时我已出狱,不会参加这个签名。

因此,在2012年3月我和史毅平互通3个邮件后,尽管我再没收到雅虎人权基金的任何回信,也没收到我和刘贤斌的稿费,但我将此事搁置,未再跟进。

五、我为什么骂吴弘达为“老畜生”

然而后来,我却无意中听到很多吴弘达专横跋扈,贪污公款,甚至多次性侵多名女性的传言。尤其是2014年2月北京一次聚餐,听闻一个政治受害者年仅15岁的女儿被吴弘达猥亵后,我当即怒不可遏,直斥吴弘达为“老畜生”。

据我坐牢了解,在普通刑事犯中,强奸犯的地位几乎最低,普遍被其他犯人看不起。如果受害人未成年,强奸犯经常被其他犯人骂为“畜生”。而放大至整个中国民间社会的传统,强奸历来被称为“兽行”,即“畜生的行为”。吴弘达年近八旬,性侵的对象是多个女性,且其中多人未成年,依传统称他为“老畜生”实不为过,也不违反中国任何法律。

更何况,王菁是我好朋友的妻子,几个孩子是我生死之交铁哥们的骨肉!其中王菁的孩子两岁时我就见过,另一个受害人只有几个月大时我就住过她家。可以说,我与这几个孩子虽无血缘关系,但把她们看成是精神上的骨肉。所以我对吴弘达的兽行怒不可遏,“老畜生”的骂辞脱口而出!

也就是说,我骂吴弘达为“老畜生”,完全是在听闻他的兽行之后,而跟雅虎人权基金毫无关系。

六、吴弘达继续作恶

吴弘达在其文章中极尽歪曲事实、混淆视听、造谣惑众之能事。下面几点是我的驳斥。

1、吴文声称我“获批劳改基金会的人权资助”,通篇未提雅虎人权基金。

虽然雅虎人权基金是雅虎公司和劳改基金会共同创建的,且劳改基金会是雅虎人权基金的执行机构,但雅虎人权基金不同于劳改基金会其他项目。劳改基金会声称:“雅虎人权基金将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因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而遭受迫害的个人及家属提供人道救济和法律援助。”因此,人道救济和法律援助是雅虎人权基金的首要用途,而我,完全符合条件。此外,我在申请材料中全部写明是向雅虎人权基金申请,而非劳改基金会。

吴文通篇不提雅虎人权基金,是企图造成我申请的人权资助可能并非来自雅虎人权基金的假象,让读者误以为是吴弘达的“格外开恩”,从而加强我“忘恩负义”的印象。吴弘达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2、吴文称,“2012年3月,王金波称因为帮助刘晓波的夫人刘霞而受到迫害,再次提请人道援助款”。

首先,2012年3月我没有主动给雅虎人权基金写信。在2011年11月、12月和2012年1月三次写信均石沉大海后,我突然于2012年3月接到史毅平来信,然后我回了两封信。因此,吴弘达上述说法为造谣。

其次,读者很容易被误导为这是一次新的申请——我在获得两次共计三千美元的人道救助后尝到甜头,继续贪得无厌索取新的救助!

事实如何,我在前面已解释得清清楚楚:不仅不是我贪得无厌,反而是吴弘达公器私用,根据个人好恶任意改变原本已审核通过、并早该发出的资助事项及款额,然后以莫须有的托词掩饰其出尔反尔的恶行。

吴弘达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3、吴文称,“……但他说自己没仔细看,是转贴别人的文章,并说这是我们的’疏忽’”。

根据吴文的表述,读者很容易形成如下印象:

首先,我认为雅虎人权基金“疏忽”的是我转贴那篇文章。其次,我承认这样一个逻辑:我转贴了那样的文章,就不应获得雅虎人权基金的资助。再次,但雅虎人权基金已经给了我资助,而不打算收回,那是他们大度,对我“法外施恩”。最后,我摆出一副流氓嘴脸:谁让你们给我的,活该。

事实如何呢?

我在给史毅平的最后一封信说得很清楚,我认为“正是你们的这个错误评价,才是你们真正的’疏漏’之一。”

首先,我说的是雅虎人权基金“疏漏”,而非“疏忽”。其次,我完全不承认雅虎人权基金对我的评价,既包括不承认我因转贴那篇文章而不应获得雅虎人权基金的资助,也包括雅虎人权基金工作人员对我的种种否定性、甚至侮辱性评价。第三,雅虎人权基金的工作有疏漏,其中之一就是对我作出上述罔顾事实的评价。

因此,吴弘达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4、吴文将我保留对雅虎人权基金进行反批评的权利,歪曲为我因吴弘达性侵女性而对他的愤怒之言。

前面已说过,2012年3月我向雅虎人权基金工作人员表示保留反批评的权利后,并没立即行使这项权利,而是将此事搁置,未再跟进。原因是,我当时尚不了解吴弘达其他方面的卑鄙行径,而只要雅虎人权基金继续帮助国内政治受害者,我宁愿将委屈咽进肚子。即使是2014年2月听闻吴弘达性侵15岁少女的恶行,我也没在任何公开场合提及吴弘达。直到前不久吴弘达的种种恶行曝光,我在震惊之余才在推特上公开谈及吴弘达,包括斥其为“老畜生”。

我骂吴弘达为“老畜生”完全是缘于他的兽行,与雅虎人权基金毫无关系,吴弘达将这两件完全不相干的事扯在一起,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5、吴文声称,“听人说,王金波很怕别人知道他拿过劳改基金会的资助款一事。”

我不敢说我有多高尚,但我自信从上学到工作、再到坐牢,不论异议圈里还是圈外,越是熟悉我的人,越是相信我的人品——监狱里黑社会背景的犯人除外。换句话说,我做过的任何事,都是不怕阳光的——甚至我认为,晒晒更健康。

不过,由于我从事的是中国国内的人权和政治异议活动,我不但必须对别人的安全负责,而且必须将我自己的某些行为保持低调。比如2001年我被捕后,因对办案人员采取极大的蔑视和不配合,拒绝说出跟其他朋友的交往情况,竟被在判决书中写进“犯罪心理顽固”的定性。再比如从2005年底起,我已近10年没接受过媒体采访。

所以出狱后,我既注意保护其他朋友不被我连累,也刻意让自己低调行事,尽量避免成为媒体焦点。我成功申请雅虎人权基金后,并没有害怕告诉别人,而是相反,劝说不下十个政治受害者也去申请。但是,我从不在公开场合谈及,为的是既要保护国内人士,也不愿借助媒体施压雅虎人权基金的正常工作。

吴弘达如此公然造谣,大概是觉得我不敢公开回应吧?若我不公开回应,必定有更多人被他的谣言迷惑,从而真相被遮蔽,危害更多人。所以,不管有没有危险,也不管危险有多大,我毫不犹豫做出选择:公开我申请雅虎人权基金的全部过程,揭穿吴弘达的谎言及蓄意对国内政治受害者落井下石的卑鄙行径。

吴弘达摸透国内严峻政治局势下政治受害者的心理活动,利用“拿人手短”的传统思维习惯,逼迫国内一些接受过雅虎人权基金或劳改基金会资助的政治受害者在明知其罪行累累的情况下,不敢对他公开声讨,甚至噤若寒蝉。吴弘达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6、吴弘达擅自披露我申请雅虎人权基金的行为已违反该基金规定。

据劳改基金会介绍,“为给申请人提供明确的咨询,为确保基金发放的透明和公正,劳改基金会近期将在网站(www.laogai.org)刊登《雅虎人权基金申请细则》,及相关消息,敬请拟申请者留意。为受资助者的安全考虑,我们不会把受资助者的具体信息公布于众。”虽然我在网上没有搜索到《雅虎人权基金申请细则》的具体条文,但这种细则理应存在,且有“不会把受资助者的具体信息公布于众”的具体规定。

除雅虎人权基金的三千美元,我没有申请过、也没有得到过跟吴弘达和劳改基金会有关的一分钱(反而是他们欠我稿费)。吴文虽然通篇未提雅虎人权基金,但声称我“拿着劳改基金会人权基金的资助”,因此实际已把我作为雅虎人权基金受资助者的具体信息公布于众。这样,吴弘达和劳改基金会、雅虎人权基金已违反其承诺和细则。

此外,我怀疑吴弘达的上述行为已触犯美国法律。

因此,我保留追究吴弘达、劳改基金会和雅虎人权基金法律责任的权利。

补记:吴弘达还能猖獗多久?

吴弘达已被王菁等人提起控告,除此之外,他尚涉及有多起其他被控案件。尽管诉讼程序尚需时日,但我相信,吴弘达猖獗的日子快要到头了。

2015年4月27日初稿,4月29日-5月4日修改,山东莒南

附:吴弘达《给王菁的公开信(三)》中谈及我的部分:

我不认识谁是王金波,但是他送过材料来申请人道援助,我们审核了他的材料,我认为他该得到补偿。王金波于2008年获批劳改基金会的人权资助,并于2008年8月、2010年6月两次拿到共3000美元人道援助款,是较早接受资助的国内异议人士(民主党人)之一。2012年3月,王金波称因为帮助刘晓波的夫人刘霞而受到迫害,再次提请人道援助款,不过,这时候我们得到信息,说王金波在2011年2月26日“王金波的独立博客”上贴出一篇诽谤劳改基金会和我的文章。劳改基金会证实后去信质问他,他回答确有其事,但他说自己没仔细看,是转贴别人的文章,并说这是我们的“疏忽”,于是劳改基金会没有给他这笔申请款。这是几年前的事情。当时处理这笔援助款的同事说,那篇文章的标题就是诽谤性的,王金波怎么会如此“不仔细”呢?王金波一边拿着劳改基金会人权基金的资助,一边对基金会和管理者肆意诽谤,着实令人匪夷所思。王金波后来回信说“保留对你们进行反批评的权利”,现在他对我极尽咒骂之词,这是批评吗?听人说,王金波很怕别人知道他拿过劳改基金会的资助款一事。我实在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恶毒地辱骂我。(http://goo.gl/8ZcgBN)

中国政治犯关注2015年4月29日首发
http://cppc1989.blogspot.com/2015/04/blog-post_29.html

One thought on “王金波:是可忍,孰不可忍——晒晒吴弘达的险恶用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