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14-08-12

王金波:东华理工大学两任校长“前腐后继”

Published by:

2013年5月10日,中新网发布消息,南昌大学校长周文斌“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在差1天就满1年后的2014年5月9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宣布东华理工大学校长刘庆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8月5日,新华网转发中国江西网的消息,刘庆成被正式免去东华理工大学校长职务。由于周文斌是由东华理工学院(东华理工大学前身)院长转任南昌大学校长的,而他在东华理工学院的继任者就是刘庆成,因此一个大学连续两任校长落马,可谓奇葩。

东华理工大学的历史沿革

上世纪50年代,毛泽东为称霸世界,急于制造原子弹,下令全国各地寻找铀矿。1956年,太谷地质学校在山西省太谷县成立,负责培养铀矿地质专业技术人才。1958年改名太原地质专科学校(本科)并迁至山西省太原市,1959年迁至江西省抚州市并改名抚州地质专科学校(本科)。而之所以迁至抚州,是因附近发现全国最大铀矿。1978年改名抚州地质学院,1982年改名华东地质学院,2002年改名东华理工学院,2007年改名东华理工大学。

东华理工大学的主管部门有过几次变化。1988年以前隶属核工业部。1988年核工业部改为中国核工业总公司,隶属能源部。1999年军工院校管理体制改革后,该校“由中国核工业总公司转属地省管理,实行江西省人民政府与国防科工委共建的管理体制,以江西省人民政府管理为主。”后来又有其他中央部门与江西省政府签订共建协议,但学校正式的主管部门已是江西省政府。

1991年-1995年,我就读于华东地质学院分析系(1993年改名应用化学系)工业分析专业,因此东华理工大学是我的母校。

两任校长“前腐后继”

1960年出生的周文斌,1982年毕业于华东地质学院地质系水文地质专业并留校任教,而比周文斌小1岁的刘庆成,同年毕业于勘查地球物理专业并留校任教。因此,两人应最迟相识于1982年。

周文斌在1988年和1996年分别拿到硕士和博士学位,1990年任系副主任,1994年任院长助理,1995年任副院长,年仅35岁。2001年,周文斌任改名后的东华理工学院院长。2002年,年仅42岁的周文斌调任江西省最高学府——南昌大学的校长,成为江西省历史上最年轻的大学校长。

刘庆成跟周文斌一样,也是在1996年拿到博士学位。他曾任教研室主任、系副主任、研究生处处长、院长助理,在2002年周文斌调走后以党委副书记、副院长身份主持行政工作,2004年扶正,直至落马。跟周文斌仅担任院长1年零9个月不同,刘庆成从主持工作到落马,长达11年半。

据《东方早报》报道,周文斌事发于南昌大学新校区基建贪腐问题。而据东华理工大学内部的消息,刘庆成也是因基建工程落马。因此,周文斌和刘庆成不仅先后主政东华理工大学,而且先后因腐败问题倒台,真是“前腐后继”。

党棍得势是大学的悲哀

东华理工大学现任党委书记徐跃进,我上学时曾打过交道。我在大一担任院团委机关刊物《大学时代》编辑室主任时,跟担任院团委书记的徐跃进有过一些例行公事的泛泛接触。后来他调任院保卫处处长兼派出所所长,1995年春,因一封匿名信再次接触我,并明确说记得我。这个事对我的影响深远,1999年我曾在《“六四”与我——“六四”10周年祭》中详细写过。是谁企图嫁祸于我,我百思不得其解。如果2001年莒南县公安局政治侦察大队大队长杜宣台所称的“王金波早在上大学的时候就被我们盯上了”属实,那么可以想见,徐跃进作为阴谋的实施者,对阴谋完全知情,甚至不排除他本人就是阴谋的制造者,因为毕竟他对学校的情况比其上级政治警察了解得多。

徐跃进比周文斌和刘庆成大几岁,出生于1958年。但他上大学晚,1984年才从华东地质学院放射性地球物理勘查专业毕业并留校工作。跟周文斌、刘庆成走学术路子不同,徐跃进走的是政工路子。据东华理工大学官网介绍,徐跃进“历任院团总支书记,院团委副书记、书记,院保卫处副处长、处长;1994年任院长助理,1995年任学院副院长”,“先后分管宣传、统战、工会、后勤、保卫、校办产业、学生教育管理、共青团、招生就业等工作。2012年7月起,任东华理工大学党委书记。长期从事思想政治、法律教学、公共事务、党务管理和研究工作。”徐跃进是抚州人,我上学时听说他父亲是当地高官,因此他能以政工干部的身份一步步爬上党委书记的位子,应该与此不无关系。新任校长柳和生比徐跃进小7岁,此前与东华理工大学及抚州素无渊源。周文斌、刘庆成的强势校长作派引起江西地方当局不满,徐跃进肯定会借机扩权。而权力欲很强的徐跃进对刘庆成倒台起到促进作用的嫌疑也不能排除,因为毕竟他是党委一把手。

东华理工大学现任副校长花明,1955年生,1978年毕业于江西大学政治系,分配到抚州地质学院任教,“历任党委宣传部干事、副部长、部长,党办院办主任、院长助理等职,2004年5月任东华理工学院副院长、党委委员。现任东华理工大学党委委员、副校长”。我上学时花明是党委宣传部部长。他干的最恶心的一件事,是刘明事件。1992年上半年,花明给地质系91级上政治课(“形势政策”之类的洗脑),课间休息时在教室后面的黑板上一片乱七八糟的涂鸦中发现“共产党”前面有“打倒”两字,下课后秘密调查,最后锁定湖南邵阳籍学生刘明,刘明被抓进看守所,关了一两个月后释放,被学校“勒令退学”。我同宿舍的同学、刘明的邵阳老乡邓爱云后来去过刘明家,刘明的父母说刘明回家住了一天,留了句话“我要去深圳”就走了,后来再没消息。

2010年6月抚州发洪水,温家宝视察东华理工大学灾民安置点,江西省委书记苏荣和刘庆成、花明等人陪同,刘庆成和花明的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不亚于“表哥”杨达才。现在苏荣和刘庆成落马了,是不是也该查查花明了?

有周文斌和刘庆成这样的校长腐败,有徐跃进和花明这样的党棍得势,怎么可能不是东华理工大学的悲哀?

呼唤大学精神回归中国

东华理工大学只是中国当前大学教育的一个缩影。对当局来说,当前大学教育的主要功能一是洗脑,二是捞钱。洗脑自不必说,是极权体制的基本管理方式。而捞钱,则始于邓小平时代,尤其1990年代高校扩招和教育产业化后全面渗透中国所有大学。学生对知识的学习,在决策者眼里从来不是首要的,现在更甚,遑论大学精神——“平等的多元意识、理性的科学态度、自由的个性发展以及非功利的价值追求”(刘素卿)。

针对当前大学精神的沦丧,一些学者痛心疾首。肖雪慧说:“如果说当下中国大学病入膏肓,这个判断不为过。”“大学精神寓于大学自治、学术自由的传统之中。这些传统使大学在拥有朝向未来的巨大发展潜力的同时,又得以在发展过程中保持稳定流向而能始终作为向社会提供最具独创性贡献的智力权威机构立身于世。”傅国涌说:“神圣的学府被权势的意志所强奸,求真、求知的本来目的被熏心的利欲所取代,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今日之大学与其说是学术的圣地,不如说是趋名逐利之处、藏污纳垢之所。惟利是图变成了中国大学的第一选择,追求真理几乎已成笑柄。自一百多年前中国有大学以来,我们现在所遭遇的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精神危机,这一危机不单来自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权势力量对大学的全方位控制,而且来自普遍的逐利倾向对大学的全面渗透、侵蚀,你可以说道德沦丧是全社会普遍的问题,不独大学如此。”“今天,中国大学精神的缺席主要是工具主义放之四海而皆准所造成的严重恶果,如果教授只把自己的职业看作捞取世俗利益的手段,学生也把上学当作以后谋生的阶梯,校长只以当官晋升为荣,大学除了沦为职业训练所还会有其他的选择吗?”

何时大学精神才能回归中国?显然,只有当政治权力被挡在校园之外,教师和学生才能凭着独立、自由之精神在知识和精神的世界里驰骋和求索,大学教育才能回归独立、自治、学术自由的传统,大学精神才能回归中国。

2014年8月8日于北京

《纵览中国》首发,Tuesday,August 12,2014